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风流少妇,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2020-11-18 17:35:25云罗美文小说网
偏偏她一直喜欢跟唐争论的事情,关于合同和角色,这次也不例外。葛小艳回到办公室,心情不受陈颖的影响。打开电脑,她浏览了一下莫莫发来的信息,你家出身律师。这一代中最好的两个是双胞胎,岳和婷。表面上看,岳在J市开了一家私人侦探事

  偏偏她一直喜欢跟唐争论的事情,关于合同和角色,这次也不例外。

  葛小艳回到办公室,心情不受陈颖的影响。

  打开电脑,她浏览了一下莫莫发来的信息,你家出身律师。这一代中最好的两个是双胞胎,岳和婷。

  表面上看,岳在J市开了一家私人侦探事务所。实质上,你家所有的事务所都已经向她汇报过了。可以说她掌握着全家的经济命脉。

  刚刚回到中国的蓝军婷是你家的上市律师。最近他接到两个案子,一个是唐委托的关于程老遗产的案子,另一个是离婚案。

风流少妇,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葛小艳有些疑惑,依你的能力孔径法院应该不会接这个离婚案,除非.抱着一丝猜测,葛晓晓点了——杨的。

  葛小艳用鼠标轻轻摇了摇手。怎么会是他?她怎么也想不到,杨两年内不但结婚了,而且还在闹离婚。

  心里没有太多的情绪,只是觉得这个男人够无情,庆幸自己没有陷得太深。

  葛小艳关掉文件,彻底删除。其中两个是从他面前的意向书中选出来的,都是国内最大的公司之一,广告费自然就涨了。

  唐万宇的拍摄将进行到晚上,葛晓艳提醒韦森不要忘记请她吃饭,并清理和准备会见莫莫。

  我一出电梯就接到了莫莫的电话。

  沫沫的声音有点激动,似乎在压抑着什么:“我在你们公司门口。”

  葛小艳大吃一惊,明明说自己过去了,那个莫莫,也不拂他的意思,转身走回电梯,到了一楼,刚出大楼的门,就看见路上的莫莫倚在门口看着她。

风流少妇,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葛小艳再一次惊讶的发现,自己印象中的IT男不见了。她留着干净清爽的短发,温和的笑容,一身休闲西装,单手插兜,另一只手微微抬起向她招手。

  葛晓艳自然的笑容对她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笑容,但在男人眼里同样是惊艳。

  也许她从来不明白自己真正笑起来的时候有多迷人,哪怕只是一个不经意的普通微笑,没有任何意义。

  沫沫的心怦怦直跳,抓着门的手收紧:“我还以为你又要爽约了?”

  葛小艳瞥了他一眼:“原来你是亲自来的?”

  沫沫笑了,关上门,自己坐在上面。他开玩笑说:“你知道吗,我等这顿饭等了两年,又伤不起?”

  葛小艳惊呆了,才想起两年前,因为帮着查户口,他说要请他吃饭。他有点不好意思:“我真的很不好意思,那你今晚就多吃点作为补偿吧。”

  其实作为朋友,葛小艳真的觉得莫莫还不错。可能是IT男的原因吧。从一开始,葛小艳就把他放在最安全的位置,没有阴谋,一个干净的男人让她安心。

  “两顿饭加起来,怎么能说堂一创始人缺钱呢?”

  葛小艳被他纠结的表情逗乐了:“我不缺钱,我缺时间吗?”

  沫沫嬉皮笑脸地说:“吃东西不会花太多时间。”

  "……"

风流少妇,同桌上课把我内衣脱了

  两个聊的很开心的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深深的刺激着另一个男人。

  程双手握着方向盘,眼神冰冷,一身黑色西装让他平白地扬起了怒火。任何人不得入内.……NONONO,恐怕不只是人,生物最好不要出现在他三尺之内,否则很明显——是冰冻的。

  踩油门,跟上前面的车,他心里说不出答案。

  在一家正宗的中国餐馆,餐馆里挤满了人,因为是吃饭的时间了。

  莫寒把葛小艳带到二楼的窗口,为葛小艳打开椅子:“还好,我提前预定了位置。”

  葛小艳俯下身坐下:“谢谢!”

  沫沫走到她对面的位置坐下:“太吵了吗?”

  葛小艳充满目光的抬头看着餐厅,微微摇头:“没有,很大气。”

  莫寒笑了,开心地笑了:“那很好。本来想订房间,但是他们的单人房需要提前一个月预定。在J市,我找不到比他们家更正宗的J市美食了。我刚刚选择了这个地方。你不觉得不舒服。”

  这次葛小艳笑了:“我没那么多愁善感,更别说请你吃饭了,你感觉真好。”

  你觉得很好。这句话就像一个闷雷,狠狠的敲在莫心寒的身上,带来了久久不能平复的涟漪,明知她只是随口一说,他还是忍不住想她在乎他。

  “反正我欠了这么久,现在还继续欠。”

  “那怎么行.”

  “是的,你必须让我明白这一点。现在你不一样了,你不能让我记住我的个人感受。也许有一天我有更大的事要帮你。”

  莫莫说了半真半假的话。

  葛小艳摊开手:“有什么区别?但是,你很会算计一顿饭,想买个人感觉。我就不做赔本买卖了?”

  莫寒微微一笑:“是的,我不能告诉你。点他们的芹菜和虾很有名。以后再试试。我记得你很喜欢。”

  莫莫说着把菜单递给葛晓艳,并成功打开话题。

  葛小艳听到菜的名字皱起了眉头:“你怎么知道我爱吃这道菜?”

  莫寒微微愣了一下,挠了挠头,尽可能自然地张开嘴:“我在公司的时候,经常看到你点这道菜,你不喜欢吗?”

  葛小艳摇摇头:“不,我爱这个,点一个。”

  65.她还活着吗

  葛小艳摇摇头:“不,我爱这个,点一个。”

  其实她不挑食,这道菜也是一样,当年她之所以经常点,完全是因为另一个男人。一想到程,葛小艳就心如刀割。

  抬头看到对面的莫莫,他只是抬头看着她,带着温暖优雅的笑容,一双干净柔和的眼睛,真诚清澈。不是很棒的五官,但是让人在一起很舒服。

  就像一缕清风,当它从你身边吹走的时候,可以带走一切烦恼。很明显,没毛病。程为什么要给带来她刚才的烦恼?

  被她这样盯着,莫莫的脸没有红:“萧炎?”

  葛小艳回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好意思,只是有点走神。”

  莫心寒敲了两下,只有他知道那一刻的紧张。不善于和女人打交道的IT男天生敏感,但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他不知道自己的嘲弄洒脱和轻松能持续多久。

  朋友从来不是他想的那样?

  "摆一张桌子。"

  冷傲接近命令的语气,以至于刚刚升起的两个人有点打着旋没有了期间的气氛。

  惊悚!谁来告诉她她看到了什么?

  葛小艳眉头深蹙,来不及说话。沫沫早已先发了声:“程.程总?”不安而不是惊讶的声音使他口吃。

  程既孤独又傲慢。他在葛小艳身边笔直坐下,微微扬起下巴,对着莫莫点点头:“嗯。”

  看着身边的男人,葛小艳很不高兴的声音冷冷的响起:“谁同意和你坐下?”

  程谢天冷梅微微皱眉,眯着的眼角一斜,一种危险的情绪溢了出来。他抬头看着对面的莫莫:“莫总?”

  不知道是不是葛小艳的错觉。她清楚的听出了这个男人刻意强调语气,以及拖延语气中更深层次的意思。

  沫沫的心又凉又凉,眼睛一闪一闪的,脑子瞬间就变了一千次。他得罪不起眼前这个人,可是葛小艳呢?

  看着那双漆黑的眼睛,他第一次发现自己是多么的渺小。也许他根本就不该生出一些想法,她也能配得上他。

  挤出一丝苦涩的笑容,他言不由衷地说:“没关系,我不介意。闫妍?”

  “我介意。”

  葛小艳转过头,看着程。程也看着她。原来,冰冷的眼睛沾染了一丝血色,如深海泥潭。在炎热中,对她有一种毫不掩饰的占有欲,人往里看就无法自拔。

  我看到他薄薄的嘴唇微微有些勾,他说:“只是一顿饭。”

  四只眼睛在空中相遇,纠缠,最终葛小艳第一个闪开眼睛,或者应该说是逃跑。

  是的,只是一顿饭。她不用担心。只是这个人真的只是来吃饭的。她不相信他会来这种地方?

  心慌意乱的她一脸忧郁的站了起来:“让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