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青青子衿青树的第一次,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痛了

2020-11-22 03:55:17云罗美文小说网
海浪中的阴影,心里荡漾着。……静静的是离别的笛声;夏虫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看到她惊异的神色,慕容画院知道有误会。突然笑了起来:“怎么写?我从书上读到的.五哥有一本书,哪一本我不记得了.你没看过?”白云凌缓缓摇头,眼神却是不信。她记得这些日子里,当女士们和先生们谈论监工的妻子时,他们说她弹得一手好

  海浪中的阴影,

  心里荡漾着。

  ……

  静静的是离别的笛声;

青青子衿青树的第一次,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痛了

  夏虫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

  看到她惊异的神色,慕容画院知道有误会。突然笑了起来:“怎么写?我从书上读到的.五哥有一本书,哪一本我不记得了.你没看过?”

  白云凌缓缓摇头,眼神却是不信。她记得这些日子里,当女士们和先生们谈论监工的妻子时,他们说她弹得一手好钢琴.白云凌也不信,但听的次数多了,也是半信半疑。

  剑桥是英国人,白云玲在英国读书,自然知道。

  你是怎么知道慕容画院的?

  贯穿全诗,字里行间意境奇妙,情感细腻,对康桥的爱真挚。你读过什么关于它的书?

  “还给我……”慕容笑了笑,然后拿走了。

  白云凌像个傻子一样躲在他身后,冷笑道:“我很喜欢这些句子.当我很了解他们的时候,我会把他们还给你.别小气……”

青青子衿青树的第一次,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痛了

  说罢,轻装上阵。

  回到房间,白云凌忍不住又看了一遍诗。越看越觉得华丽。它似乎比真正的剑桥更可爱。文字可以如此神奇,她几乎第一次感受到了现代诗的魅力,于是又偷偷抄了一遍。涓秀的笔字,如流水,将为剑桥画上一个休止符。

  她久久不能抑制心中的悸动。她把纸放进去,然后从书页里拿出来。她读了几遍,几乎记住了。

  榆树荫下的那个池塘,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在漂浮的藻类中破碎,

  沉淀彩虹般的梦。

  每一句话,每一句话,都侵入了心灵。白云凌想了一下,终于把这一页放进了自己的小包里,晚上有空的时候拿给陆然看。陆然的父亲是白云六省之一的省长,他家最近搬到了禹州。

  禹州的贵族小姐都有些排外,白云凌和陆然都是新人,进不了深圈,所以比较投缘。陆然也爱现代诗,白云凌觉得她肯定比自己更喜欢…

  慕容画院被白云凌打扰了,没心情写大字。钢笔墨水收齐之后,可怕的纸都扔进了垃圾筐,然后我拿出二胡拉了起来。她喜欢二胡悲伤的曲调。

青青子衿青树的第一次,不怕我慢点进就不会痛了

  只是她不熟练,时断时续,就像一只冰冷的夜猫子,挺吓人的。

  夏天的午后,在一楼厨房的小休息室里,屋子里铺着碎金,夕阳透过高大的法国梧桐的影子,斑驳地飞溅着。太阳渐渐收敛,室内温度下降,美得三楼传来的惨不忍睹的二胡声都被破坏了。

  一楼的仆人又开始抱怨了…

  然后他们听到刘小姐大叫:“嫂子,你能不能饶了我的耳朵……”

  第十七章看星星

  晚上,我想到了看玉的记录。

  慕容画院喜欢那些歌词优美,古韵悠长的歌曲。虽然这首《玉簪记》没有什么著名的角色,但是唱得很出色的青衣,唱得很出色,声音清亮优美,丝毫不逊色于著名艺人。听说很多女士都捧着他,慕容画院认定他红只是时间问题。

  慕容画院只爱戏剧,不爱演员!每次去,她都不踏进贵宾席,选个靠前的位置,挤在人群里,让李沏一壶督府送来的好茶,一宿。舞台上,金鼓鸣锣,丝绸旋转,她被歌声的抑扬顿挫迷住了。

  李是一名战士。起初,他最讨厌檀香、丝绸和竹子的声音。现在他已经听了很久了,甚至认了美。回去就跟慕容画院聊戏台各个角落的八卦,谁会红。慕容画院真的不在乎这些,她只爱那些歌。

  有时候,她会唱两句:“你美如花朵,美如家人。是子闲寻倍,在幽闺自怜。转这个牡丹吧之前,靠近湖岩边。而且你把衣领扣松了,衣服宽了,袖尖碰到牙齿。那就等着

  明明在听越剧,她却唱黄梅调。李的副官这才明白过来。听了她半个月,他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听她唱歌,是啼笑皆非。虽然声音清脆婉转,但缺乏自信,唱不出歌剧的魅力。听她唱歌就像一首乡村歌曲。

  “李副官,你说那些大师们把二胡拉得那么动听。可以请教一下吗?”有一次她回去,突然问。

  李起初还在笑。他听到这句话,马上说:“不,夫人!这要是传出去……”

  后来我放弃了这个想法,不得不慢慢想出自己的技巧。

  我本来打算去看歌剧的。下午,不知道从哪里打来的电话。是给刘小姐的。白云玲下去接电话后,就开始磨蹭。支吾了半天,慕容画院还是不知道她想说什么。画楼的耐心很好,她不说,她也不会催,让她关心他。

  最后,白云凌急了,只好老老实实招:“嫂子,容周老师现在是最火的电影明星了。她很少来禹州,今晚在艾森豪威尔俱乐部唱歌.嫂子,我们去看看。我最爱荣周老师的剧。”

  慕容画院知道中间有难办的事,不然也不会来找她,所以脸不变,看着她。快到傍晚的时候,枫叶花边边上绣着莲紫茶花提花绸的窗帘拉上了,温暖的夕阳照了进来,她深邃的眼睛仿佛变成了耀眼的金色。

  白云凌被她的气势惊呆了,只好靠在她身上说道,”.艾森豪威尔俱乐部.是禹州最高档浪漫的地方.我不能一个人去……”

  慕容的画楼外观不变。在似笑非笑中,金色的眼睛像盛开的郁金香一样流动,芬芳四溢。

  ”白云凌叹了口气,继续招.艾森豪威尔俱乐部只为常客服务.嫂子,请让李的副官介绍一下。他和大哥在一起很多年了,必须经常去那里……”

  夕阳斜照进来,整个房间暖洋洋的,一切都显得朦胧而暧昧。白云凌看着慕容画院,试图从脸上读出自己的情绪,却发现她只是在笑,眼睛耷拉着,仔细思考着。最后,她的手指慢慢搅动着枕头的蕾丝边缘,仿佛漫不经心地说:“恐怕不好.你怎么知道你大哥是常客?那种优雅浪漫的地方,他可能不爱……”

  “会吗?”白云岭心情很急,话也没多想就出口了。他像竹筒一样裂开了。“云阿姨是艾森豪威尔俱乐部最红的歌手.她……”

  说到这里,我想起自己可能说得太多了,不安地看了一眼慕容的画室。

  慕容的绘画建筑看起来像一个木制的。当她听说云太太的时候,连生气和嫉妒都没有,只是意味深长地盯着白云玲:“你知道的真多.为什么现在的闺房小姐都爱打听哥哥的风流韵事?”

  白云凌脸红得像开水。她扑到慕容画楼的怀里,淡淡地说:“嫂子,你这样.如果你有一个错误,你不会放过任何人!我在哪打听的?是刚才卢然告诉我的.大嫂你别生气,我很想见荣州小姐,又怕你不答应,就转头向卢然走去.她给了我这个主意,让我这样求大嫂.大哥,你以后不要在他面前提起……”

  慕容画院拍了拍白云凌的肩膀,然后笑着说:“我也要去.首先,你应该换衣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去找李……”

  “真的吗?谢谢嫂子!”白云凌激动得在慕容的画楼脸上亲了一下,匆匆回房。

  慕容画屋起身,轻轻靠在窗户上。一串带有细长水晶吊坠的风铃拿在手里把玩,然后放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夕阳西下,金光幽幽,橙光笼罩。她眼中闪过凌厉的光芒:陆然和白云玲的友谊不是那么简单的。

  白云玲交了朋友,自然欢喜地告诉她。她在她耳边听到了,然后和李的副官“不经意”地聊了起来,谈到了卢然,然后她知道了她的来历。她父亲是白云观所辖六省之一的省长。也算他的行省,不过他很油滑,而且白云贵也不是很依赖他。他家很久没搬到禹州了,李的副官对陆然小姐的人品相貌也不是很了解。

  如此一步步精心策划,教白云凌如何说服自己去艾森豪威尔俱乐部,难道一个小女孩想去眼冒金星真的很幼稚,还是另有目的?画楼不愿意多想,但在目前的形势下,各方势力参差不齐,而且她和白云玲都是白云贵的家人,所以他们必须一步步谨慎。

  最后一件事给她敲响了警钟。

  在禹州繁华表象下,各种阴谋也在暗中滋生。如果真的不让白云玲走,说不定以后她心里会有隔阂,以后也不会跟她提什么.她不可能处处看着她,做得那么明显。

  就在白云凌开始说情之后,慕容画院认出这不是她惯用的手段。果然,它出发了陆然。

  “玲儿,待会儿给陆小姐打电话,让她跟你一起去.怎么能忘记最好的姐姐?”慕容踱步到白云岭门口,大声笑了起来。

  白云玲正在换衣服,没开门,却听到一声惊喜的尖叫:“嫂子,你是我的玛丽亚!我会再打来.卢然一定很高兴……”

  第十八章浮华之夜,惊魂之夜

  李的副官现在是她的贴身仆人,慕容画院也知道他是督工,他很担心,不肯和他说话。我跟他说晚上想去艾森豪威尔俱乐部,觉得想和他聊聊。我想了一会儿,他说:“既然刘太太和周小姐都想见周小姐,我就告诉监工.艾森豪威尔督军是常客……”他根本没打算阻止。

  如果说李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他的直脾气。如果里面有一点算计,他也藏不住。看到他的眼睛微微闪烁,当他回答时,他不同于通常的保守,所以他知道白云贵知道这件事。

  他同意让妻子和刘小姐去艾森豪威尔俱乐部。

  至此,慕容画院一下子就懵了。好像不想上后宫的人不多。

  本来觉得,艾森豪威尔这样一个高端浪漫的地方,应该藏在郊区的一个山坡上,很神秘,但却位于豫州德国租界最繁华的街道上。五层小楼不突出,外观不好,一楼闲置,老木门阴干。如果不是偶尔有衣冠楚楚、衣冠楚楚的男女出现,慕容画院真的怀疑是走错地方了。

  “大嫂,如果我们等一等,卢然应该很快就会来的……”白云凌还没有从兴奋中恢复过来,杏眼和粉嫩的脸颊越来越光鲜迷人。如今的白云玲穿着淡粉色奈良厚裸肩连衣裙,黑色土耳其流苏披肩,手臂微翘,披肩上流苏很长,像水袖一样飘扬,让她青葱瑰丽,让人遐想。

  慕容把走廊画得很好。

  正在这时,一辆车在那边缓缓停下。门一开,一条修长的腿从旗袍下伸了出来,亭亭玉立的美女缓缓而立。白云凌高兴地跳起来,拉着她的手迎向慕容画院:“嫂子,这是陆然.陆然,我嫂子!我本来不能给你打电话的,但是我大嫂恳求李带你一起去。你应该感谢她!”

  在朋友面前替她说好话。白云玲聪明可爱,但心地善良不体贴.

  “谢谢您,夫人……”陆然从容一笑,举止优雅而不动声色。她的脸小而美,头发拢起,脖子更纤细修长,磁性的白如玉;深紫色旗袍,莫名妖娆,肩上披着雪白的缎子披肩,流苏和耳朵长及腰,唇彩微红,光彩夺目。

  比起白云岭,这种美显得丰富多了。只有那双充满诱惑和深邃的眼睛,没有白云岭的纯洁。

  她的父亲是白云贵管辖下的总督,虽然他属于北方内阁,但他在政治上被视为与白云贵的同事。只有当今乱世,军事才是真正的力量,政治才是稀薄的,陆家看白云贵的脸色。陆然因此巴结白云凌是人之常情。只是这个女生手段挺高,让白云凌把她当闺蜜,但是奉承变成了真情。

  慕容的画室在这期间看起来很茫然,但他看到陆然脸上的表情,他的眼睛眨了一下。她只是笑笑。反正她是个大陆来的木讷女人:“陆小姐说的很认真,举手……”

  在艾森豪威尔俱乐部,二楼和三楼是赌场,四楼是舞厅,五楼很神秘,似乎需要主人的邀请才能进入。

  沿着一楼的老梨花木楼梯,在二楼嘎吱作响就能闻到沉香的味道。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的印度侍者,一身白色制服,蜜皮,身后的水晶大门透着橘红色的光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