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爆笑宠婚 名门萌妻,啊~才一根

2020-12-06 05:50:21云罗美文小说网
朱祁镇惊恐地尖叫起来:“啊——死鱼脸!”东方干抓住她,威胁地问:“你还在我上面吗?”“可以!”他把她吐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朱祁镇喊道:“我要你听我说……”“我想踩你的头……”“我要用回旋踢踢你的头……”暮色中,河边两个穿着情侣服的

朱祁镇惊恐地尖叫起来:“啊——死鱼脸!”

东方干抓住她,威胁地问:“你还在我上面吗?”

“可以!”

他把她吐了一遍,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爆笑宠婚 名门萌妻,啊~才一根

朱祁镇喊道:“我要你听我说……”

“我想踩你的头……”

“我要用回旋踢踢你的头……”

暮色中,河边两个穿着情侣服的人,一个个被一次次抛来抛去,欢声笑语搅得满河都是。

最后东方干终于心软了。他抱着朱祁镇,问摄影师:“准备好了吗?”

摄影师伸手示意:“好!完成工作。”

闻言他如蒙大赦,放下朱祁镇拔腿就走。

朱祁镇紧跟在他身后问道,“东方乾,玩得开心!东方干?等等,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走?东方干?你受不了吧?”

见他面无表情的说不出话来,朱祁镇觉得自己扫了板,她笑道,“东方乾,我们继续,加油……”

39秘密勋章

爆笑宠婚 名门萌妻爆笑宠婚 名门萌妻,啊~才一根

拍完戏,东方干直接开车去机场,两人在机场嘈杂的麦当劳吃了一顿浪漫的晚餐。

“爸爸妈妈最近怎么样?”东方乾吃完后,看起来像是不经意间随口问道。

朱祁镇啃着鸡翅,放下手里的东西,拿起纸巾在手上擦了擦,心想:你想说实话吗?他那么远,怎么帮?说实话不好。毕竟是他的家人。慢慢擦了半天,她放下纸巾说:“没事,表面没什么。”说一个折中的答案,她相信东方红能理解。

东方干听了之后,没有马上回答。他用指尖点燃可乐杯外的水滴。过了很久,他淡淡地说:“不要对妈妈有任何想法。她的性格比较强势。如果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会很尴尬。你懂的。”这次我回来了,虽然我只和妈妈说了几句话,但我清楚地意识到她对朱祁镇强烈的漠视。以前她会想各种办法说服自己回家,但这次她没有表现出开心,而是告诉自己不要来回跑。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朱祁镇,她可能还在生气朱祁镇这么容易被人说老套话?不知道要多久,她会放开这个结。

朱祁镇没想到东方干会突然向婆婆解释。她心里无奈地笑了笑。看来东方佳真是神童。常年不在身边的东方干,无所不知,心如明镜。婆婆现在不喜欢自己了,想来也可以理解。那时候真的是她自己急,会被公公套话。

虽然现在公公婆婆好像什么都不是,婆婆也已经从娘家回来了,但是已经开始分房睡了。他们从不交谈或互相提问。爷爷似乎不偏袒任何一方,在处理这件事上,他采取的是无所谓的态度。但是私下里,他和婆婆的小交流变少了。

“不,别担心,”她面无表情地说。“我妈妈对我很好。她每天早上都给我留下鸟巢!你虽然不怎么跟我说话,但你家也不怎么说话,是吧?”

东方乾朝展颜微笑,这样的朱祁镇叫他心疼。我一回来就发现妈妈对她不友好。她怎么会没感觉呢?她害怕担心自己吗?

不知不觉中,他伸出手去握住朱祁镇的手,但他一握住就皱起了眉头,随即松开了。朱祁镇的手又油又粘,感觉很不好。

朱祁镇也看到了他表情的变化,他开心地笑了。他急忙抓住他的手,“东方乾,抓住一个,快抓住一个,我不嫌弃……”

东方干厌恶地把手放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不应该把她想得太好,几秒钟后就出现了。

“坐下!”他低声说话。

朱祁镇现在对他冰冷的脸和冷啊~才一根淡越来越没有感觉,似乎产生了免疫抗体。她又坐了下来,看上去像个小男人成功了。她接过可乐,轻轻一笑,问:“东方干,你说妈妈爱爸爸吗?”问完之后,她笑了起来,抬头看向东方工作,但是她的笑容在对方的表情中变得僵硬。她的管道不好。她为什么会不小心上线?敢和他讨论父母爱不爱?死鱼脸就是这么好脾气的人吗?如果你一个人做不到,就不要折断你的骨头。

她笑笑,“好吧,我就随便问问,没别的意思,别误会!”

东方干习惯性地掏出香烟,意识到这里禁止吸烟,于是又放回口袋里,缓缓地说:“你感觉到爱了吗?”

她开玩笑地想,这个问题怎么能乱答呢,“嗯.爱情?”

爆笑宠婚 名门萌妻,啊~才一根

“当然,妈妈有强烈的英雄主义。爸爸从越南战场下来。她很难想到不爱。”

“真的?”朱祁镇的眼睛发亮了,他很惊讶。“怪不得爸爸有那么多勋章。太神奇了.我要问问爸爸以后的战场。”

东方好笑地摇摇头。“别告诉我你也有英雄主义。”

朱祁镇当然说:“美女爱英雄,这有什么奇怪的?”

东方乾抿抿嘴,依忍住他的笑意。

“对了,你有奖牌吗?”

“当然!”

“哇,”朱祁镇俯下身,一脸崇拜地看着他。“你也有吗?太神奇了,怎么来的?”

东方干把手放在嘴上,轻轻咳嗽了一声,说:“来,我带你去停车场。”

朱祁镇好歹,我送你,你又送我?谁会发给谁?“不用陪你等吗?”

东方干表情温和地说:“你每次送我,我今天就送你!”然后,他拉着朱祁镇的手,离开商店,走向室外停车场。

途中,朱祁镇没有放弃,不厌其烦地问:“东方干,你的勋章是怎么来的?”平时拿奖牌应该不容易吧?"

东方乾含糊地嗯了一声。

见他如此,朱祁镇更加好奇了,奖章是个好东西,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怎么得?“得到一枚奖章并保守秘密?东方干,你不会完成什么秘密任务吧?”她开始运用自己的想象力。“对,你是侦察兵,不能去别的国家打探调查吧?”不是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说?不就是吹牛吗?你骗了我?你说不许我骗你,你自己骗我?”

“朱祁镇,你说完了吗?”东方乾的耐心已经到了底线,他不高兴地低斥道。

被他吼着,朱祁镇郁闷了,低着头咕咕的声音响起来抱怨。还是想摆脱他握着的手。

东方干无奈,最后赶紧小声说了两句:“养猪。”

朱祁镇听后沉吟良久,才明白这就是答案。

爆笑宠婚 名门萌妻,啊~才一根

她笑了起来。老人勋章是在战场上立功换来的,东方干勋章是养猪换来的?东方干养猪?她无法想象猪还能和他那张死鱼脸一起吃。猪是什么!

东方干辛很委屈。他要立功,你就得有战场。听着朱祁镇肆无忌惮的大笑,他越来越生气,使劲拉着朱祁镇的手。“快走。”

车前,东方干伸出手给她开门。她坐进去后,东方干顺手给她关上了。

透过窗户,他们面面相觑,东方乾的眼睛毫不掩饰地走过来,这使朱祁镇的心狂跳起来。她目前几乎不了解东方。为什么他这么深情温柔,还是以前欺负自己的东方?

漆黑的夜晚,透过狡黠的月光,他们清晰地看到了彼此的脸。朱祁镇发现此刻的东干线已经不再刚毅,表情也变得异常柔和,于是他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它。

一架轰鸣震耳欲聋的飞机从头顶飞过,朱祁镇刚想说再见,东方干却突然伸手轻轻敲了敲窗户。

朱祁镇按下按钮,问“怎么……”话还没说完,后脑突然被一只大手按住,用力向窗外拉去.

他们的双唇紧闭,带着热切的期望和久违的冲动.

他的呼吸异常,带着狂野的节奏,像惩罚一样咬着她的嘴唇和舌头,与她的牙齿相撞。

朱祁镇从未体验过这种突然被征服的感觉。她放纵自己的身体,随心而动,让自己沉溺其中,在这个疯狂的吻中,她的头脑眩晕而混乱.

东方乾根本没有见面或者汇合的意思。他紧紧地抿着她的嘴唇,不断地咽下她的滋润和甜蜜,压抑了太久的压抑此刻被彻底释放。直到朱祁镇因为缺氧发出像猫一样的吱吱声,他才转身紧紧地拥抱她。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在平静自己的情绪,闻着她的呼吸。

他过了很久才慢慢开口,声音里充满了磁性的魅力:“朱祁镇,为什么每次见面都给我带来这么多惊喜

朱祁镇听着他内心的甜蜜,这应该是他能说的最好的赞美,对吗?她会意地一笑,装作不知道,问:“有吗?我怎么没找到?”

东方干扬起嘴角笑了。“第一次见面,你跟我抢狗;第二次见面,你打扮成热带鱼,在我面前恶作剧。第三次见面,被蚊子咬了,来找我打架;第四次会议你迟到了;第五次会议把你送到医院,第六次会议让我很生气……”

朱祁镇越听越不对劲,起初还以为他要说什么甜言蜜语呢。然后,在热烈的亲吻之后,说一些甜言蜜语,这是正常人应该做的,不是吗?但现在,死鱼的脸就像背书一样,在批判他之前遇到的糗事。这不是纯粹的蓄意破坏吗?

忍无可忍,没必要忍!她愤怒地推开东方干,用脸和牙威胁。“死鱼脸,你敢提我年轻不懂事的时候做过的事……”

“你会在军区告我?”东方乾挑挑眉,说了句她的口头禅。

“别把我当成骗子。这种事可以起诉吗?”朱祁镇狠狠地盯着他。

东方人抿了抿嘴,掩饰着笑容。“你总是说你要起诉我。你能起诉那些东西吗?”

当被问到时,朱祁镇无言以对。她气愤地想:那个平时沉默寡言的可恨的死鱼脸,原来是最会说话的。咬人的狗不叫是真的!只是.我自己打不过他。现在我连骂他都不会了。那以后我该怎么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