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千金新娘,父亲开了两个女儿的包

2020-12-06 10:35:58云罗美文小说网
我疑惑地给姐姐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她去哪儿了?”我走到洞口,向下落的雨林望去。我只能看到像蚂蚁一样布满天空的雨,但我看不到任何人影。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蒙面人虚弱的声音:“她走了。”“你醒了吗?”我立刻跑回来,

  我疑惑地给姐姐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

  “她去哪儿了?”

  我走到洞口,向下落的雨林望去。我只能看到像蚂蚁一样布满天空的雨,但我看不到任何人影。

  这时,他身后突然传来蒙面人虚弱的声音:“她走了。”

千金新娘,父亲开了两个女儿的包

  “你醒了吗?”

  我立刻跑回来,看了看那个蒙面人,发现他还躺在地上,眼睛没有睁开,嘴里却在慢慢蠕动。

  他说:“我很好.那个女人,她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我皱着眉头问:“她留下了什么?”

  蒙面人睁开一只眼睛看着我,继续说:“她要去寻找生命之水。这里下大雨,正是生命之水出现的最佳时机。她不想拖累你,就一个人走了,你就不用找她了。七天后东海岸见。”

  “下雨的时候会出现生命之水?”我疑惑地问。

  “不清楚。”

  “嗯……”我叹了口气,“对了,你以前是怎么昏迷的?你身上没有伤,是因为‘障碍’吗?”

  我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是障碍。

  “嗯。”

千金新娘,父亲开了两个女儿的包

  蒙面人平静地点点头,再次闭上眼睛。

  “什么是屏障?”

  “不清楚。”

  蒙面人平静地回答。

  “不清楚?”

  我愣了一下。

  这家伙,除了不清楚,还会说什么?

  他既然能挡住障碍物的攻击,怎么可能不清楚呢?

  “嘿……”

  我正要说些什么。

千金新娘,父亲开了两个女儿的包

  然后蒙面人看着我,打断我的话,“我不知道这里的一切。你不用问我。我不知道。”

  语气坚定千金新娘,不是不想回答,而是好像真的不知道。

  “那怎么才能挡住结界?”这个问题我不懂。

  “我以前常年呆在古墓里。我感觉到了你说的障碍。这就像一种神秘的气体长期埋藏在地下。一闻到就痒痒的,很迷茫.我吸了很多。这种气,然后活了下来,所以我已经勉强适应了。”

  蒙面人解释说:“当然,只是我个人体质能适应。你不想试试,是吗.不能。”

  “我疯了。我试试。”

  我连连摇头。

  “我看到雨了,雨会越来越大,看着天空,雨应该要下很长时间。休息一会儿,我们得走了。”蒙面人再次闭上眼睛说道。

  他好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想休息,嗯,不是休息,而是真的休息,就像睡觉一样。

  “嘿。”

  我看着洞外,很担心一张白纸,但没办法。现在即使想帮她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外面成了真正的“泽”森林。

  第六百四十七章暴风雨要来了

  大雨中走在山间,鞋上沾满了沙子,裤子上裹着泥巴,还得了一只浑黄的眼睛。我们的目标是东海岸,即使雨下得很大,我们也要站着前进。

  “嘿嘿。”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这么猛烈的雨,很伤人。这不是我印象中的雨,简直就是下雨,雨打得人疼。

  就像一艘小木船漂浮在海面上,突然迎来了海啸,木船迎着海啸径直前行,紧接着天空下起了大雨,雷声听起来像是宣布人犯罪的法律审判的声音,如雷如雷。

  “啊!啊!”

  突然前面传来一阵轰鸣声,让我和那个蒙面人都愣了一下。在这种天气条件下,大雨中有人尖叫,声音盖过了大雨,显示出对方的喉咙有多硬。

  “上去看看。”我建议。

  “不挑拨是非,绕道而行。”

  那个蒙面人与我的想法相反。他不会在乎发生了什么,而是在思考如何避免麻烦,继续前进。

  说完这句话,蒙面人绕到了一边。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经过深思熟虑,他做了正确的事情。的确,在这种情况下,连自己的生命都难以保障。哪里有时间照顾别人?先管好自己的事!

  我和蒙面人从嘶吼声中绕过方向,走到一边,然后继续向东方向小跑而去。周围地区已经变成了一片土地,就像到处都是沼泽丛林。

  在这种环境下,我们跑不快,也不敢跑太快。否则,如父亲开了两个女儿的包果前面的路上有任何沟槽、坑洞甚至真正的沼泽,那就真的是致命的了。

  雨林平时还是很安全的,但是现在这种陆地到处都是水,而且好像连海水都要浮上来淹没整个岛屿,谁也不敢放松警惕,稍有不慎就会重创。

  一路小心翼翼的前行,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怒吼:“啊!”

  我和那个蒙面人下意识的转过身,看到一个血淋淋的,面目狰狞的男人大吼大叫,张开一排血淋淋的牙齿,朝我们跑来。

  蒙面人大声说:“这个人变异了。他应该是被障碍感染了。他着魔了。你先走,我去阻止他!”

  “去放屁,一起去!”

  我跟着蒙面人到了“血人”。当对方向我们走来,张嘴要咬的时候,我们俩同时开枪,抓住对方的胳膊,然后把他摁在地上。

  他是被我们推进水里的,他的头也是。他只看到水面上“饮料冷却”的声音,因为他快淹死了,正在“吐泡泡”。

  “好,把人钓上来。”

  我看到这样会淹死人,就赶紧松开手让他们走。

  血人从水里坐起后,身上被冲走了很多血,整张脸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一张年轻英俊的脸,面容坚韧,五官端正,但他的头发少了一束,他可以看到空无一人的地方的血腥部分。原来是被有皮的人直接扯掉的头皮。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他经历了什么。

  溺水后,年轻人又坐了起来,不再像以前那样疯狂了。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坐在地上,嘴里还在吐着水,是溺水后刚吞进嘴里的污水。

  “他似乎已经平静下来了,”我说。“‘他脑袋里的水’似乎能够治疗恶魔和恶魔带来的残疾?你这样认为吗?”

  连蒙面人都不说话,双手还抓着对方的胳膊,怕对方突然疯狂攻击。然而,这个年轻人再也没有动过,所以他一直坐着,任由大雨倾盆而下,打在他头上的伤口上,麻木,没有疼痛。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一道红色的闪电闪过,极其恐怖。尤其是现在,我们在一个山林里,周围都是大树。如果这时候有雷劈下来,真的死了也不能怪谁。都是你自己的错。

  “现在怎么办?”

  我知道我不能再拖延时间了。我要尽快解决这个破东西,然后继续前进,所以我一直湿着。就算现在没有问题,时间长了也不是不可能生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