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2020-12-06 21:20:59云罗美文小说网
开始下雨了,大雨滴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坟里的泥就和它混在一起了。查文彬继续拉,他不能让他的女儿死在荒野中。望着已经变成一潭的地面,他忘记了寒冷,忘记了痛苦,泪水夹杂着冰冷的雨水,模糊了视线。他的关节开始隐隐作痛,已经没有力气哭了。他被

开始下雨了,大雨滴落在地上。不一会儿,坟里的泥就和它混在一起了。查文彬继续拉,他不能让他的女儿死在荒野中。望着已经变成一潭的地面,他忘记了寒冷,忘记了痛苦,泪水夹杂着冰冷的雨水,模糊了视线。

他的关节开始隐隐作痛,已经没有力气哭了。他被折磨得太久了,他无法移动那口薄薄的棺材。父母的坟就在不远处,查文彬喊道:“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祝福她呢?为什么连自己的孙女都照顾不好!”

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大。查文彬离家已经一个小时了,就连春晚也进入了最后一个环节。这位美丽的女演员正在电视上演唱《难忘今宵》,熊卓在火盆前直跺脚。

他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的脸已经在锅里烧开了水,准备等查文彬回来给他做一碗热气腾腾的大肉饺子。但是烧了一壶水他没有回来。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熊卓在家里拿起帽子和蓑衣,准备出去找,但他听到一只狗在门口叫。“是黑子,他回来了。”熊卓喜出望外,推开门,发现门口只有一只大黑狗,还在瑟瑟发抖,嘴里叼着一个东西:干坤袋!

他对这个东西非常熟悉。查文彬唯一没有留下的,就是这个包,七星剑,还有那个印。是黑子突然带回来的,肯定是出事了。

熊卓连忙朝屋里喊道:“出来,文彬兄弟可能出事了!”当下脸迅速放下自己的瓢,拿起一把旧伞,一步冲到门口。

熊卓把黑子嘴里的包拿下来,又拍了拍他的脖子说:“来,带我们去找!”

黑子立刻转身冒雨跑了,熊卓和后面的人紧跟上来,朝着茶地的坟林跑去.

第125章新年

雨越下越大,上山的路开始泥泞。熊卓和现在的脸很深,一只脚很浅,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跟在黑子的身后。在遥远的栗林中,几处野火四处飘散,就连一直藏着这些东西的黑子也在自救,直奔山顶。

不远处,一个人躺在小土堆上,任由雨滴无情地落在他的背上,身边散落着一把七星剑和一张鬼纸。如果是白天,那就当死人了。熊卓翻过查文彬,他身下的小木棺材几乎没有被雨水打湿。

“文彬兄弟,醒醒!”在风雨中,熊卓摇晃着身体,而此时的查文彬却像一滩烂泥。熊卓用手指试着呼吸,说道:“还有呼吸,但是温度很高,他在发烧。赶紧下山。”

背着查文彬,他正要下山。熊卓捡起地上的东西,正要离开。他转过身去看那口小棺材——文彬兄弟用他的身体挡住了它。他立即脱下麻纤维,小心翼翼地盖在棺材上,然后一起下山。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回到家,我先给查文彬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让火盆更盛。而查文彬还在昏迷中,他颤抖的身体滚烫滚烫。

半夜在这个小山村,已经是第30年了,根本没有医生。熊卓只好从厨房里找了些生姜,泡了一碗姜茶,然后抱着查文彬的尸体,喝了一点。现在的脸不停地在水箱和床头之间来回走动,更换查文彬额头上的毛巾,只要温度下降,一切都很容易。

终于,天亮了,查文彬的体温恢复了正常,折腾了一夜的两个人也在床上睡着了,直到门外响起敲门声:“文彬兄弟,瞎子,起来开门!”

熊卓和眼前的脸相继醒来。当他们听到声音时,收债人来了。他们长着两双黑眼睛,爬上去开门。

门口很热闹,晁子,冷,何老,赵主任,还有一个他们不认识的胖子,都背着大包小包的年货,脸上写满了过年的庆祝。

晁子第一个进门,招呼他:“瞎子,你怎么在这里?”哟,大哥来了。祝你新年快乐。顺便问一下,为什么文彬兄弟没有出来?你在里面为我们准备午餐吗?"

今天,小巫婆穿了一件燃烧的羽绒服,脚上穿着闪亮的皮靴,完美地衬托出一个好身材。她还在一旁吼道:“没错,文彬哥不会出来接我们的,我得向他要红包。”

熊卓一脸不情愿地说,“唉,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你进去看看,他还在睡觉,你安静点……”

看着他苦瓜脸,晁子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嘴里飞出一句话:“操,让你看好他。放手。”他推开熊卓,走进院子,门吱呀一声开了。查文彬穿着旧棉袄笑着说:“正月初一说话要注意,不要骂人,至少他是成年人了。”

晁子才几天没见他。现在可乐坏了。当他上去的时候,他拥抱了一只熊。他打了他一拳,说:“我还以为你怎么了。”这样一拳下去,查文彬的血涌了上来,一口鲜血当场喷了出来。晁子不知情地继续捧着,一脸冰冷,尖叫道:“啊!”礼物顺势掉在地上,那些罐头当场被砸碎。

躺在房间里,查文彬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所有围着自己的人。他示意没什么大不了的。何老一直在训斥晁子,连赵主任也参加了批评会。你让他又羞又窘,我只好骂熊卓:“你知道他受伤了,昨晚怎么不一起去?”

熊卓一时语塞:“我.我……”

还是小魔女敢骂:“别老欺负卓哥。这显然是你的错。你做事粗心。你不知道文彬哥刚出院!”

被骂后,晁子一句话也没说,只希望查文彬没事。最后,查文彬来到了这个圈子。他看着那个胖乎乎的男人说,“金馆长,你为什么在这里?”

站在人群后面的胖子往前推了推,满脸笑容的说道:“哎,查老师,你是我的救命恩人,你给了我一个新的风水。我能不拜年吗?”说着,看了一眼赵主任。说实话,这里的人最怕那个浑小子了,他又补充了一句,“不仅仅是遇到了赵主任,而且是在外面,所以一起进来的。”

查文彬也是个聪明人。这个金馆长从事死人的生意。他白跑三宝。他欠了一点,晁子扶他靠在床上。查文彬说,“金馆长,既然是这样,我也感谢你的好意。然而,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我不谈那些事。我怕我犯了神。有事,正月十五之后再来。”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

看到查文彬的密码,这个金馆长自然就有了。这个道士绝对是他见过最好的。如果他不遵从自己的内心,请不要动,于是他转身想走。但在退到人群前,他想了想,说:“不行,查先生,请你帮帮我,不然我家今年过不下去。”

晁子心里很烦,就抓住机会说:“你没看见我弟弟文彬不舒服吗?你说过你今天不会谈论那些事情。不舒服吗?要不是过年,我就把你赶出去了。信不信由你!”

金馆长汗流浃背。他知道赵主任的手段。没想到这小子比他还横。他不得不低下头,转身离去。出门前,查文彬喊道:“告诉我,这是什么?”

晁子低声道:“你会这样?”查文彬握了握他的手:“没关系。”

当金馆长听到查文彬的回答时,就像拿起了一个大红包。苦瓜脸立刻恢复过来,挤进人群。当他来到查文彬的床边时,他可怜地说:“查老师,这次你可以救我了……”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自从这个按照查的吩咐种下了梧桐,定下了落凤坡,殡仪馆这件闹鬼的事就没有发生过,生意越来越好,这钱赚了不少钱。

然而,好景不长,大概是在查文彬去了四川之后,一具无名尸体被拉到了殡仪馆。这对他来说没什么。警方发现这具身份不明的尸体,会在留下证据后放入殡仪馆冷藏,收集线索后再处理破案。

他有不少于二十具这样的尸体,所以他像往常一样把它们放在冰箱里。尸体进来的第二天,他接到工作人员的报告,说罗风坡养的一只大公鸡昨晚被什么东西打死了,血被吸干了,很奇怪。

这些大公鸡都是他从四乡八邻买来的,目的是当凤凰大使。对于这些鸡来说,他比员工更重要,他害怕得罪这些人,因为他每天都用好的材料喂它们。而现在,一个死了,好奇怪。看着这只大公鸡的尸体,金馆长担心事情会泄露出去,影响人们的心灵,所以他让他的人悄悄地处理掉它。

当天晚上值班的人说听到冷库有人敲箱子,所有装死的人都用了一箱钢冰柜。那东西一响,吓得值班的哥们尿裤子,连夜跑回了老家。今天一大早,金馆长来上班,他的手下带来了一只大公鸡,这只大公鸡和前一只一样死了,他的血被吸干了。

很快就传到了里面。在殡仪馆工作,又脏又累。要不是拟定了计划,谁愿意对付死人?那一天,有几个胆小的人正要辞职,却被金馆长以加薪为由甩了下来,派人去买了两只大公鸡来弥补。

后来,公鸡继续以每天一只的速度死去,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冷库里的敲门声越来越大,让人恐慌,闹得沸沸扬扬。那一刻金馆长想到了查文彬。他来打听,不在的时候去了省城,托人去找赵主任,才知道查文彬去了四川。

他没办法,就去找道士。道士跑去要了一笔钱,行了一个礼,答应以后没事。没想到道士走了事情还会变得更糟.

第126章殡仪馆里的怪事

我以为很安全。那天晚上,金馆长愉快地回家了。在阴霾的日子里,他在哪里睡得好?晚饭后他睡着了。

半夜,电话铃突然响了,金馆长穿着睡衣不情愿地起身接电话:“是谁,半夜怎么了?”

电话那头急切地说:“金馆长,是我,小李。不好,出大事了。负责化妆的老周死了。加油!”

“啪……”他手里的电话直接掉在了地上。这里有些死人早上必须去参加葬礼。为了给自己爱的人留下最好的一面,往往需要化妆。这个化妆时间多在晚上进行。天亮了,亲戚们赶到灵堂吊唁,然后被拉进去烧死。生意好的时候,美容师一晚上要做三四个活才能回家休息。如果她遇到那些被车祸毁容的人,她会很忙。

自古以来就是一种补死人的手艺。现在这些小姑娘宁愿去美容院给富人人性化,也不愿意去给死人人性化。

金馆长是一个负责化妆很长时间的老人。他姓周。他以前在剧院给京剧演员化妆。工作了大半辈子的他退休了,儿子却辜负了期望,他知道自己负债了。万不得已,老周来到殡仪馆,为死者做补偿。为什么?因为这个工资高,这个工作不是一般人敢做的。金馆长对老周的手艺相当满意。他可以把他的死亡变成一个沉睡的死亡。现在他出事了,金馆长可以恨它了。

逆天狂妃邪帝用力宠,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

赶紧穿上衣服跟老婆打了招呼,金主任下楼发动桑塔纳直奔殡仪馆。当时法医来了,因为都是熟人,处理事情也不麻烦。只是老周的儿子,泼皮无赖,要找他麻烦。金馆长别无选择,只能先给一笔钱。

事情还没有停止。第二天,整个落凤坡的公鸡都死了。金馆长想起查文彬曾经说过这只公鸡的重要性,立即去别人的农场预定,却送来了一批死鸡。最后,连烧炉子的工人都不敢继续干活了,冰库里的敲击声越来越大。

金馆长别无选择,只能再次去找道士。道士说那天拉的是尸体,烧个火就没事了。金馆长放下心来,派人把无名尸体拖出来,塞进高压锅里。悲剧刚刚发生。

这种高压炉因为采用了高压原理,燃烧起来又快又干净,而且价格也比平时的普通炉贵。没多久人家就插上了。砰的一声巨响,炉子爆炸了!烧炉子的工人当场被吹昏了。在被送到医院之前,他已经走了。奇怪的是,里面的尸体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只有外面的一小捆尸袋被烧焦了。不是,所以我们得把尸体放回冰箱里,它还冻在那里。

锅炉厂的人查了一下,是操作不当,压力大造成的。因为这件事,在当地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派人去查,各种不合格的理由都下来了。暂停了一个月。

这个金馆长很难说,但是两个人已经相继死去,而且还有那么多奇怪的事情。整改一个月,哪里还有人愿意来上班?人们宁愿去工地搬砖,也不愿承担这项准备工作。为什么?搬砖顶多是一点点力气和汗水,但是在殡仪馆,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

金馆长,我无能为力。一听说查文彬回来了,一大早就带着年货来了,准备约查文彬出山,没想到查文彬自己也出事了。

说完这些话,金馆长已经泪流满面了。不知道的人觉得他害怕。认识他的人,比如赵主任,都明白他心疼,没钱。

休息了一会儿后,查文彬看上去好多了。听了这件事,他示意熊卓把干坤包带来,从里面拿出一个张镇宅的标志递给金馆长,说:“你可以把这个拿回去,贴在大门里面,保证你到正月十五。等十五了,我就过去看看。最近不要去殡仪馆。”

金馆长看着他手上的纸,不情愿地说,“如果你把它粘起来,就没问题了?”

查文彬笑着说,“我只能把你留到十五岁。如果你还有什么,留下来吃午饭。如果什么都没发生,就把它拿回来粘上。”

看到查文彬的驱逐令,晁子毫不客气地说:“你还不相信我哥哥文彬说的话?找个假道士也活该你倒霉。怎么,你还想留下来吃午饭?”

当金馆长发现这家伙不是个好毛病时,他赶紧小心翼翼地把纸收起来,说道:“那就不要打扰老师休息了。金将在另一天再次来访。过了十五?”

查文彬挥挥手:“你先走,我先走。”

金馆长松了一口气,只要他愿意走出大山,他就不会有事。查文彬的意思是他在王庄见过,但那是一个真正的神仙。他连忙向他道谢,然后离开了。

金馆长走后,晁子嘀咕道:“乍一看不像个好人。”恰好被身后的冷听见,笑着骂:“我觉得你不是好人。饭做好了,我们来吃吧,文彬兄弟,如果你做不到,我就给你拿来喂你。”

查文彬站在床边说,“哦,没关系。我还没有达到那个水平,但是我昨晚超负荷工作了。再加上老伤一直青肿,晁子一拳就打出来了。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说起昨晚,熊卓有些疑惑,问道:“文彬兄弟,昨晚……”

查文彬眨眨眼说:“没什么,只是累了。来吧,我们都吃吧。来试试冷姑娘的手艺吧,呵呵。”

说实话,冷的厨艺还不错,几个小菜都做得不错。很遗憾查文彬不能喝酒,这使他们中的一些人玩得很开心。席间挺热闹的,没人说什么不好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