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让老子好好的玩玩你,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2020-12-07 07:35:29云罗美文小说网
“别这样,我会让它们没有原味,你吃了也不会知道是洋葱,所以.别吃了,好吗?"糟糕"戚没有不下手,无视丧兵之策。为什么他一定要吃那些胡萝卜?他不是伊恩麦卡洛赫。你为什么吃萝卜?“做饭是我唯一的特长……”我如释重负的脸上突然

“别这样,我会让它们没有原味,你吃了也不会知道是洋葱,所以.别吃了,好吗?

"糟糕"戚没有不下手,无视丧兵之策。为什么他一定要吃那些胡萝卜?他不是伊恩麦卡洛赫。你为什么吃萝卜?

“做饭是我唯一的特长……”我如释重负的脸上突然蒙上了“野口”的阴影,沮丧地说,“我终于可以为你做点让你开心的事了,但是你不想吃……以后怎么办?除了做饭,我什么都不会。你想让我和你共度余生吗?如果我不能给你做饭,我的厨艺该怎么办?你不吃我做的,我就不会变成一个完全没用的人―”

“你做的菜我都想吃!”齐没有投降。

让老子好好的玩玩你,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算了,反正我让老子好好的玩玩你做的菜肯定不适合你的胃口……”放下吧,多难过。

“包括胡萝卜、青椒和洋葱!

“真的?”小脸亮了。

“真的。”齐并没有发现自己无法放下失望。

“我好开心!”放开,笑起来像朵花。“谢谢你祈祷!

齐并没有因为他笑的方式而笑。

如果你能保持这样的微笑,也许你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等等,你刚才在想什么?

他愣住了,出了一身冷汗。

“齐没有,你喜欢炸薯条,那我煮土豆烤肉给你吃?”放下华一般的幸福,想到自己能给心爱的人做饭就开心!

“哦.好!”齐没有心不在焉地回答,但他无法适应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他愿意为一个人做任何事.

让老子好好的玩玩你,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哪怕只是短暂的一瞬间,也让祈然不由目瞪口呆。

“齐未,你吃白菜吗?放下看到一颗漂亮的白菜,就想买回家。

“我吃。”看到他微笑,祈佑也不禁微笑。一边笑,他觉得很轻松。本来,如果你拥有一件东西,除了自己拿走之外,你还希望它快乐吗?

就这么释怀微笑?

齐并没有突然大笑。

哦,就是这样。

***

“请问.这是什么?

“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说他会很乐意为你打扮的。自从我上次见到伊恩麦卡洛赫已经有四个星期了。我每天都祈祷不要回家吃饭,甚至在出门前定好晚上的菜单,因为他真的很喜欢放下做饭。我就是喜欢。

为你的生日祈祷?这当然值得庆祝,但这和他穿不穿衣服有什么关系呢?“我没有礼物给他。

“不缺什么东西。”祈祷和欢笑。“这一会儿,他心情很好,都多亏了你!

祈祷只是想在你想到过去四周没有祈祷的“家”和亲和力的时候笑一笑。祈祷不是!一个傲慢、自大、蛮横、无理取闹的君子,可以帮着松口,帮着倒垃圾!他永远无法想象祈祷这辈子不追垃圾车,却让他看到了!

祈祷是如此快乐,因为那样祈祷看起来更快乐。

让老子好好的玩玩你,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哪有?除了做他最爱吃的菜,我什么都不会。”虽然为不吃东西祈祷让人觉得很幸福,但他可以为没做的事祈祷……仅此而已。

唉,他还是那么无能!放下叹息。

“开心不容易!”祈祷一直是天使的微笑。用细致的手仔细修剪舒缓的头发、眉毛甚至指甲。放手听话,任他摆布。

“打扮也没用。”放开祈然,闷闷的说道。先天缺陷,后天弥补也没用。不起眼就是不起眼,重装也一样。“站在你身边祈祷,我就像一坨被碾碎的屎。”一点也不夸张。

"谁说的,你很可爱。"祈祷和欢笑。

“真的,但是我想如果镜子可以选择的话,它一定只是想反射你的脸和你的脸。它照在我身上的时候一定想碎。”放下镜中坦诚的心情,这在祈祷中又惹了一场笑。

修剪后,放下一些湿头发,祈祷开始吹他的头。说到一半,我忍不住赞叹起来。“你的头发又细又软,不一定很喜欢。”纤细的黑发,没有任何损伤和分叉,真的像丝一样。

“他真的会喜欢吗?”放下一点期待问道。难道他也有齐不能喜欢的地方?

“嗯。他喜欢质感好的东西,对头发有点上瘾。所以,他一定要用你这样的头发放下。

“那他喜欢长发还是短发?

祈祷和欢笑,但不回答。

问了奇怪的问题,不再说话,我就放心了。你真的很傻,但是祈祷不会因为你头发好就更喜欢你。放下,骂自己。

“你想知道可以问他!”祈求建议。

“别被他骂到臭位置。”擅自放开想象,发现只有一种可能:

“齐不!

“为什么。

“我的头发现在怎么样了?

“谁在乎你。

“你觉得我的短发,还是长发?

“做我屁事!”(已经明显不耐烦了。)

“齐,你喜欢我的头发吗?

“你疯了!滚出去!

然后这个对话就结束了。

唉.

放手去发现其实他很懂祈祷。我真的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试一试,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祈祷完头发后,他递给他一套衣服,让他穿上。我放下,按我说的做了。当一切都准备好了,祈祷把你的思想带到镜子前。“如果你还觉得自己像狗屎,我无话可说。

镜子里的男孩有一头柔软的头发。他还在祈祷时为他做了一个蓬松的发型。棉花糖一样的头发很适合他的大眼睛。对衣服的祈祷就是给他选一件宽松的白衬衫和牛仔裤。十七岁的松手很适合这件衣服。

“祈祷你有多凶!”放下由衷的敬佩。“你可以把腐烂变成魔法!

“你不要总是把自己想得那么坏,好吗?”祈祷没好气的笑了笑。“你是那个没有选择祈祷的人,你批评自己一文不值。就算不祈祷也会被质疑!

放下那双漆黑的眼睛,但要振作起来,说:“不,祈祷不要成为世界上最好的人。

“这还用你说?”齐没有推门,只是听到有人解释事实。

“齐不!”一看到他就松手,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迎上他。“生日快乐!

“嗯。”齐没抓到,对自己今天的样子很满意。“你想送我什么礼物?”齐没有问。我忍不住亲吻我蓬松的头发,好美的头发,还有棒极了的触感。

「咦?」释怀惊慌起来,礼物?他拿什么送给祈未?而且……他根本没有准备呀!怎么办?祈未会不会生气?

「礼物啊!」

「一定……要花钱买的吗?」

「花钱买干嘛?心意最重要。所以拿来吧!」祈未兴高采烈的伸手,期待收到释怀为他准备的礼物。

「呃……我……」释怀脸色已经发白了。

祈未却发绿了。这家伙不会连一张亲手做的卡片都没有吧!?

「我……他闷哼一声进入了她」

「啊?」祈未的眉已经揪成一团了。

「我……我你收不收?」释怀豁出去的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