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领导喝酒了想抱我,我没有穿内衣去上班

2020-12-07 08:47:16云罗美文小说网
“动起来!”何波还没来得及划船,一具男尸从水里漂了出来。他刚才应该抓住了领导喝酒了想抱我船底。“为什么这件衣服很眼熟?”我也是一个勇敢的艺术家,一只手抓着船边,一只手抓着死尸的裤子:“救救我。”在所有人的帮

  “动起来!”何波还没来得及划船,一具男尸从水里漂了出来。他刚才应该抓住了领导喝酒了想抱我船底。

  “为什么这件衣服很眼熟?”我也是一个勇敢的艺术家,一只手抓着船边,一只手抓着死尸的裤子:“救救我。”

  在所有人的帮助下,我把尸体翻了个身,所有人都看到了尸体的脸。

  “三号侦探!”

  “他是怎么飘到这里的?”

领导喝酒了想抱我/我没有穿内衣去上班

  “别瞎说,看他身上的伤口。”

  3号表面上淹死了,但当他打开外套时,几个人看到了可怕的一幕。三号的肚子像面包一样被压扁了。

  “你们谁见过这样的死法?”

  “闻所未闻,他的内脏都碎成渣了。”

  “是鬼吗?”

  听了几个人的话,我感到一股寒意,睚眦必报的厉鬼,深深的怨念难以对付,而我们中间还有一个比鬼还恐怖的十二代。

  “快点,出去帮忙。”我把手伸进水里,向前划水。偶尔我的指尖会碰到不清楚的东西。我都没看:“加油!”

  杜宇和王师也学我的样子。只有金犹豫了。他看着漆黑的河水,头皮发麻,独自蹲在船尾。

  在另外三个人的帮助下,船的速度没有增加多少,通道变窄了,有些地方需要绷紧身体才能通过。

  “这条路不会有问题,我们回去好吗?”

领导喝酒了想抱我/我没有穿内衣去上班

  王世刚说完这句话,船首的何波撑起墙喊道:“前面有条死路!”

  我也坐在船头。我还是不明白怎么回事。我会用眼睛去看。

  十几米外的道路被完全封锁,其他带着伤痕的女性尸体挡住了出路!

  顺着水流,我看到船离尸堆越来越近,好像要撞上了。

  “别划了!住手。不,后排!回归原路!”何波焦急地喊着,但这里好像有暗流,拉着船。

  “急性!刚才这条路是谁挑的?”

  “你担心个屁,不就是一堆尸体吗?沿着河边走一定是一个出口。这是件大事。我们直接敲那堆漂浮的尸体吧!”金选择了向左走。这时候他有点心慌,故作强硬。“尸体应该是被水流冲刷到这里的。让我们移动身体,背部必须明亮!”

  暗流涌动,仅凭一桨难以掉头。随着离那堆女尸越来越近,我猛然惊醒,睁开眼睛。阴脉中殷琦的速度比平时快几倍。

  它跳上跳下,张开嘴尖叫,发出强烈的警告。

  我心里害怕,不敢离开任何地方仔细观察。我突然在一堆漂浮的女性尸体中间发现了一个男人的头。

  “是9号!”还没等我反应过来,9号紧闭的双眼突然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怨恨。

领导喝酒了想抱我/我没有穿内衣去上班

  “他没死吧?”

  判目凝视,万恶非凡的天空中,我可以清晰的看到9号的尸体被几具尸体抓在手中,而那些尸体似乎很讨厌他,所有的指骨都丢在了他的肉里。更可怕的是,9号半藏的胸部在水下还微微起伏,他真的活着!

  当船在10米内靠近他时,9号紧闭的嘴慢慢张开,牙齿和舌头被拔掉,污水和鲜血流了出来,露出苦涩的笑容。

  与此同时,那些手指似乎松了,黑发像河底的水草一样蔓延开来。

  “不好!九个在尸堆里!有事来了!”我立刻大喊,但是水流改不了,船的速度没有降低,最迟十秒钟就会撞到尸堆。

  情况危急,船上有几个人没有意识到,包括杜宇,他觉得我有点挑事。

  我还没来得及跟他们解释,就咬紧牙关跳下了船,双手撑着船头:“划回去!快!”

  我好像踩了什么东西在脚下,小腿和后腰,还有什么东西在黑暗泥泞的水里蹭着我的身体。

  “爆!”何波好像发现了什么急事,就把桨递给了杜宇,跳进了水里。

  两个人一起努力,终于把船推出暗流。

  "走右边的通道,这条路无法通行。"我心有余悸地回头看了一眼,离河边不远,一个女人的黑发就像水生植物一样在这里漂浮。

  “这些漂浮的尸体怎么可能逆流而上?”王师也叹了口气,我已经吓得双腿打颤,这漂浮的尸体在哪里?简直就是死在大江里的人,痴迷于此,成了专门害人的水鬼!

  “上船!”关键时刻,我和何波同时跳进船里,船体摇晃了一下。杜宇坐在船头,毫不犹豫地向我伸手,把我拖到了船上。

  深呼吸。当我和杜宇再想救何波的时候,他的腿软了,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他无缘无故地跪在水里,只看到他脸色苍白,双手像溺水者一样挥舞着。

  我试着伸出手,但离这里不远的河边露出了蓬松的黑发。场面难以形容。是因为经历了那么多直播,这次感觉很冷,不需要什么力量。

  “那是什么东西?死尸复活?”

  “去划船吧!快!”

  半跪在水中,何波的身体又沉了下去,齐腰深的水此时已经淹没了他的脖子,船上的几个人都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的恐惧。

  他的头还没来得及张开嘴说一句完整的话,就被拖进了水里。

  河上只有一连串的气泡,证明那里有一个活人。

  幸存者又减少了人手,和金绝望地划着船,从左边的通道逃了出来,回到了岔口。

  有几个人不好看。虽然每个人都是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但面对这种来历不明、超出常理的东西,人性的软弱一面就会显露出来。

  “接下来该怎么办?”

  “左边是死胡同,只能从右边通道走。”

  “但是右边的水下体密度比左边的通道大,我怕会遇到更恐怖的事情。”金看着脏水,满脸纠结。

  “妖怪不可怕,人心可怕。”我坐在船头,瞥了几个人一眼:“别忘了,主办方可能就在我们四个人中间。”

  第386章你是多余的那个?

  11号消失在水中后,只剩下4名幸存者,刚好与船的载重相符。

  浊水下漂浮的尸体是水流推动的,看起来很奇怪。

  “现在没有选择,我只能去右边。如果再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我会回到原来的路。我不能回大厅了。”我和杜宇坐在船头,和金挤了回去。

  右边的通道明显比左边宽敞很多,但是水下漂浮尸体的数量也大大增加。

  “这个防空洞在哪里,简直就是个尸洞。”王师把河水拧在睡衣上,警惕地盯着四周:“黑麻绳系在腰上,尸体用大石头固定,和固定尸体的方法一致。你以为这个山洞里的尸体是何波11号做的?”

  “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既然何波死了,神和神有什么用?”虽然金坐在旁边,但他并不喜欢:“我在大厅之前就怀疑你是组织者。虽然6号很恶毒,没脑子,只是排除了他是组织者的可能性。我真不明白你为什么改变主意同时投他一票?”

  我看了一眼杜宇。自从他和王师走出房间,他们就结成了联盟,只有他们知道中间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仔细提问。我对杜宇一直保持信任,直播开始前就讨论过。

  “7号,你说我是组织者?放下!我现在怀疑我们中间没有第十二个人这种东西,就像糖果其实是无毒的一样。这只是组织者的计划,想把我们分开。”

  王师说的有些道理,但我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你们两个能安静一会儿吗?现在争论这些已经没有意义了,我没有穿内衣去上班我们要一起努力生活。”

  坐在船头,因为我的眼睛,我可以清楚地看到浑水下隐藏的东西,比如漂浮的尸体,趴在他们的背上或脸上,哭或笑。

  “希望这条路是对的。”前方几米处,各种各样的东西漂浮在不远处的水面上,大多是儿童玩具。

  “不太对,小心点。”本能的感觉不对,一只手摸了摸口袋,把小乘符箓里北斗大神最厉害的法术握在手心里。

  很快又有了第二个岔路口。杜宇在墙上标了一把钥匙后,大家都拿不定主意:“上次我选错了路,导致11号水掉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小心。”

  我看了看左右声道,又深又曲折。即使我有眼睛,我也看不清楚里面是什么。

  “我建议往右走。”金指着水面上漂浮的玩具:“仔细看,这些孩子的玩具都被毁了,都是从左边的通道里漂出来的。左边肯定有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