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军少野外疼,重生之娃娃亲

2020-12-07 11:06:40云罗美文小说网
“没有?”崔生疑惑道:“不是这里,是哪里?”阿弦没有回答。“十军少野外疼八弟,在哪里?”崔生着急了,忘了给他打电话。阿先低声道:“论陈灵石。”阿希恩口中的“身体”不是那种占有,而是真正的字面意思。作者有话要说:2122047

“没有?”崔生疑惑道:“不是这里,是哪里?”

阿弦没有回答。

“十军少野外疼八弟,在哪里?”崔生着急了,忘了给他打电话。

阿先低声道:“论陈灵石。”

军少野外疼,重生之娃娃亲

阿希恩口中的“身体”不是那种占有,而是真正的字面意思。

作者有话要说:21220479扔地雷,扔时间:2017-08-24,22:233333615

荣摸了摸,扔了一颗地雷。投掷时间:2017-08-24,22333300007 . 22333300005

摸二虎,谢谢~~=33=

后一段有对场景的具体描述,但鉴于这一次,我担心我会吓得等着前一章从“波动”变成“巨浪”(一:嗯?)的朋友,所以先简化一下,这样应该小很多。提醒一下,写在标题和内容总结里,大家注意。

——来自一位手上涂有止痛膏的作者

店员:好大的浪啊!

小欢:大概是在浴桶里# #

店员:这个可以有#3#

叔叔:很冷。是时候给盛丰再添一餐了。一次放两个 _

军少野外疼,重生之娃娃亲

第183章重生之娃娃亲第一个女军官

刚过酒馆,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阴冷气息。阿贤从小就被吓到了,本能的转头看看四周,于是看了个正着。

崔生看见陈灵石坐在酒馆的窗边,但在阿贤眼里,陈灵石确实坐在那里,但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鬼。

鬼魂伏在陈灵石的背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身体像鼻涕虫,似乎与陈灵石的身体紧密相连。

先前陈玲走下楼梯时,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脖子,因为鬼魂突然收紧了。

崔生不太明白这句话的意思:“身体上?”

阿贤不想说太多细节,免得崔生震惊:“就像陈灵石背着她。”

即便如此,崔生想到当时的情景还是不寒而栗:“你真的看到了这个,这个.你确定那是陈灵石的妻子?”

阿贤点点头:“她一直在陈灵石耳边叫她老公。”

崔生又打了一个冷颤,看着那根弦,眼神有些异样。

阿贤苦笑:“二儿子,你不信我?”

“没有,”崔生叹了口气。“就算我不相信你,你也是我大哥看重的人。他从不犯错,所以我也相信你。我只是……”

大白天的,崔生光凭想象是受不了的。他更惊讶的是亲眼看到阿希安怎么能如此冷静。

“只是惊讶,你不怕吗?”他忍不住问。

原来他并没有怀疑自己,相反。

阿贤笑着说:“自然,我害怕,但是我看多了.当然,我不会像当初那样掉头就跑。”

军少野外疼,重生之娃娃亲

崔生完全害怕了。听了这句话,她不禁想象起自己被吓得落荒而逃的场景,感觉很可乐。

崔生道:“窥基大师和我讲过许多神秘的事情。我尊敬他这个佛学大师,我有我自己的道理,但我心里不这么想。毕竟,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鬼有魔,有些事情就不一样了。”

阿先问:“什么意思?”

崔生说:“比如世界上有鬼的话,就像这次陈灵石的老婆,她死于不义,就会变成鬼,可以向陈灵石讨回公道。我也经常在历史传记中看到“鬼死”或“狐狸感恩”等传说。鬼要是这样,岂不是给我们刑侦局省了不少麻烦?”

阿贤笑着说:“你听说过‘人和鬼不一样’吗?所谓“狐报恩”,或许说到底,万物皆有灵性。而‘死亡的幽灵’的说法,大多是小说家的自私愿望,他们想更公平。此外,它可能会让世界更愿意相信它,这样警察就更害怕,犯罪也更少。”

崔生频频点头说:“那么厉鬼就不能被杀死吗?”

阿先说:“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很复杂。即使是死于冤屈的鬼魂,情况也不一样。有的人执迷不悟或者怨愤不已,还在等待报答或者报仇的机会,但大多已经转世或者消失了。”

崔生叹了口气,忽然道:“那陈灵石的老婆呢?她不是被陈灵石伤害了吗?”

阿贤说:“她是.有点奇怪。”

“有多诡异?”

阿希恩回忆起以前的情况:“刚才她知道我能看见她,但是她不理我。我只是不停地给陈灵石打电话,不知怎的。”

崔生在后面有点冷:“你说这话不变脸很难。听着听着就觉得心里发冷。这种情况下,似乎还是没有头绪。”

“如果你坚持调查,你就会有线索,”阿希安说。“就像你之前说的,你老婆刚走失就急着要二奶。这让历史真的不喜欢这样的好人,而陈家的小姑娘也是线索之一。”

说起来,阿希恩看到崔生还是有两难的选择。“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那就不要轻举妄动。等我再去陈家,见见陈娘子,找机会问问她。”

崔生听她说要见鬼,却轻描淡写,好像要见普通人。她苦笑着说:“不要对别人做你想做的事。一想起来就觉得受不了。我真的不想让你再面对这种奇怪又可怕的情况。再者,你总要避鬼。你怎么知道有鬼却还撞见?如果有机会,我不知道该拿我弟弟怎么办。”

阿贤听到最后一句话,还是笑了:“我不妨做点什么。A叔知道我习惯这样。即使我知道我们正在调查这件事,我也应该同意调查。”

崔生见她从开始到这一刻都是那么的平静和坚定,敬佩溢于言表:“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奇怪的孩子,可是越是遇见你,越觉得是真的.陛下提拔你为户部尚书,本朝第一位女官员。可见你真的看了千里,活该。”

阿贤看到他一本正经的说的话,尴尬的挠了挠额头。“你怎么能告诉我怎么回复?”

崔生笑着说:“别回去。你可以说任何好话。就留着吧。”

他们谈笑风生的时候,崔生渐渐忘记了自己的恐怖。崔生见他要去平康广场,就说:“家里没人,你怎么生活?”

军少野外疼,重生之娃娃亲

阿希安说:“没关系,我姐姐和玄英很快就会回来。”

崔生叹了口气:“我真的很晚才见到你。如果你是男的,就要立刻对你结拜。”

虽然这话有点唐突,但阿贤知道崔生是真心的,但一转身,他突然笑了起来:“就算我是男的,也不能跟你顶礼膜拜。”

崔胜奇道:“怎么,你不鄙视我?”

阿贤道:“我叫你哥哥‘叔叔’,可怎么跟你结拜呢?应该叫什么呢?”

崔生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他忍不住徒手加薪。他笑着说:“我说的是我一时昏了头,我哥发现了,一定要骂我无脸。但是……”

崔生思想:“你叫我哥叔,却叫我二子?该不该叫舅舅?”

崔生故意开了个玩笑,阿贤笑笑,没说话。崔生担心惹她不高兴,只好解释,却见O弦在前面看。

崔生转过头,却见前面街上人来人往。没什么不同:“你在看什么?”问了句,然后看了一会儿,才发现街右边有一个人,相貌不错,气质不凡。

崔生脱口而出:“啊,那不是金武威的陈思杰吗?”突然,陈济身边出现了两个女人,其中一个离他很近,看起来很亲密。

崔生也知道陈济和阿贤是老乡,所以他明白阿贤在看他,因为他笑着说:“这个陈大人还没到,他先陪着他在街上逛逛.之前也听了很多谣言。现在我看到了这样一种充满爱的情形,的确那些话不是真的。”

就在这时,陈济已经看到了那边的两个人。在他的一怔之下,他和身旁的女人低声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来到了这里。

阿希恩本能地握紧了缰绳。他想打马走开,但随即又想:以前的一切都像烟尘,何必在意呢?现在他终于如愿以偿了,他也一定会如愿以偿,阿希安所做的可能只有:恭喜。

阿弦翻身下马,崔胜接着。陈济远远地招呼他:“郎大师你好。”

崔生笑着说:“你好,陈。”

说话的时候走到一边,陈济看着阿希安。他的眼睛是相反的。他脸上还是掠过一丝不悦,但还是微笑着打招呼:“阿贤。”

阿先淡淡一笑:“陈大人好。”

陈对说,“我听说圣族已经告诉了世人。我心里很为你高兴。恭喜!”

阿希恩是个哑巴。她应该对陈济说“恭喜”。没想到先抢了他:“谢谢你,陈大人高兴了。”

陈济知道她说的是结婚,笑着低下了头。

崔生在一旁说:“听说陈达的好事是月初?已经几天了……”

陈:“是的。如果崔阆中不嫌弃,可以去屋里吃一杯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