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2020-12-09 05:52:26云罗美文小说网
这也意味着一部高质量的电影一旦出现,很容易得到资源的倾斜和评委的偏向。在这期间,就在各大颁奖礼公布提名的时候,刘楚婵凭借《爱之梦》成功获得金表奖最佳女主角提名,这是一大堆没有浪费的安排。如果能成功拿下冠军,她

这也意味着一部高质量的电影一旦出现,很容易得到资源的倾斜和评委的偏向。

在这期间,就在各大颁奖礼公布提名的时候,刘楚婵凭借《爱之梦》成功获得金表奖最佳女主角提名,这是一大堆没有浪费的安排。如果能成功拿下冠军,她就和齐然拿一样的奖,都是二十出头。不知道是不是缘分。

但是好像连上帝都觉得先拿提名再拿奖的安排很合适,不愿意给他一些额外的惊喜。所以柳楚婵只被提名,最后最佳女主角被另一位大花女演员拿下。

柳初婵也不失望。毕竟她还年轻,《爱之梦》的演技也不是最高的。提名是一路燃烧的结果。她几乎立刻把这件事抛在脑后,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新电影的拍摄上。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这部电影拍摄了五个月。在此期间,留初空出了所有的时间表,没有参加任何节目,也没有做任何广告。齐燕也空出了五个月的档期,出任影片副导演。

不得不说,柳初婵的演技来自于自己上辈子的探索和总结。所以在她演完每一部戏之前,都会一遍又一遍的去看剧本,直到逐渐在脑海中构建一幅画面。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经历过什么故事?她强迫自己沉浸在这个不属于她的故事里,试图让自己理解她,成为她。

这种方法有其优缺点。如果她再试图去替代,她也不可能真正成为一个和自己性格完全不同的人。所以她可以在一些爆炸性的场景中秀出眼睛,但在一些细节上她是浮在水面上的。

齐琦的表演风格更好。与她相反,他不会沉迷于任何戏剧,也不会对人物感同身受。但在演戏之前,他会根据角色设定自己的口音、表情和一些习惯性的小动作。出现这种情况,这样性格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和情绪?然后,他会严格按照自己预设的标准来表演,只是演戏。

因此,这几个月来,导演白天会精心调教她,每天晚上,齐会根据第二天的剧情更仔细地教柳初婵,一遍又一遍地帮她和对方切磋,演绎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

拍完一部电影,刘楚婵真的感受到了把演技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是什么感觉。

电影结束的那天,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和自豪感充斥着她的内心。她看起来很开心,每个人都没有拒绝敬酒。齐颜暗暗蹙眉,正要过来帮她戒酒。当她走到前面时,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她轻轻咳嗽了一声,却倒了一杯酒递给她。“我也敬你一杯。”

柳初大笑着看着他,伸手去接,一口吞了下去。

终于,当酒席结束,齐和柳楚婵一起跑回家的时候,她把头轻轻靠在窗户上,表情很平静,但眼神很迷离。

齐琦转身看着她。“你今天没看广告词吗?”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柳初抬了抬眼皮,用一种“玩笑很冷”的眼神看着他。

齐琦发现她似乎表现得很正常,有些人怀疑她是否真的喝醉了。自从上次回来被留下视频证据后,她再也没有让自己喝醉过。这一次,他终于抓住了机会,他试图利用这个机会,做一些他一直想做的事情。

回到家,她不顾她,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他看着柳楚,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眨了眨眼睛,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我的儿子。”他交叉着双腿,从旁边拿了一本杂志。他的语气很漫不经心。“给这位少爷倒杯水。”

柳初婵停下来,用明亮的眼睛看着他,仿佛在反映他话里的意思。

看到她很久没有反应,齐琦不悦地抬头看了她一会儿,微微皱眉。“你喝酒了吗?”

柳楚婵低头犹豫了半天,轻轻点了点头。

“作为一个要侍奉主的丫鬟,你怎么能让自己喝这么多酒,还真以为本少爷惩罚不了你?”齐燃声音低沉,表情阴森。

她停顿了很久,微微屈膝,行了一个标准的加持仪式。然后她抬起头,静静地看了他一眼,低下头,露出羞涩的笑容。“这不是爱我的奴婢吗?”

这一次轮到齐燃微怔了。她到底是不是醉了,喝酒这么撩人?

“算了吧。”他把书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扔在一边。“今天我让你休息一下。请先伺候我洗。”

说完他站起身,向浴室走去,柳楚婵顺从地跟着他,微微低下头,似乎很恭谨。

进入浴室后,柳初很自然的走到浴缸放水,用手试了试水温,然后转身做了个小仪式。“主人,奴婢会用脱下你的外衣来代替你。”

张开双臂,让她动起来。

她的身体离他很近,她低下头,非常小心地解开他的扣子。淡淡的酒香夹杂着她身上那种安静优雅的香味,似乎产生了某种神奇的化学反应,让人头晕目眩。

齐琦终于舒展了他的表情,闭上眼睛,躺在水里。“进来帮我擦擦身子。”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柳初咬着下唇,很慢。

齐琦看了她一眼。“我已经把我的身体交给这位少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爷了。你还因为这点小事害羞?”

她的睫毛微微抖动,手指在她身边握紧,然后深吸一口气,伸手开始解衣服。看到这一幕,齐琦终于确定她一定是喝醉了,否则绝不会是这种反应。

当柳初婵泡在水里,用微红的脸颊擦着后背的时候,齐忍不住了。他伸手把她拉到自己面前,弯腰吻她。

柳初轻轻将手按在胸前,声音娇媚。“少爷要可怜奴婢。”

齐琦的傲慢和冷淡消失了。他勾着嘴,表情有点邪恶。“好,少爷会可怜你的。”

水花四溅,诱人的旋律漂浮在充满水汽的潮湿空气中,让人陶醉。柳初修长的双腿勾住了他的腰,脚趾绷紧了,轻声喘息着。

这一次,以正确的浴室玩法结束。齐琦用浴巾把她整个人裹起来,抱着她进了房间。

第91章091

柳初婵躺在床上,却用手紧紧勾住他的脖子,好几次都无法伸直。

“少爷要走了吗?”她的眼睛火辣辣的,她在哭。“奴婢不要名字,也不准备和你院子里的姐妹们竞争。她只要求你今晚留下。只是这一夜,奴婢再也不敢奢求别的。”

齐琦只觉得她的太阳穴跳了一下。她脑子里编了什么样的故事?“这少爷什么时候嫁人嫁人的,不就你一个人吗?”

柳初笑了,眼里含着泪。“我听少爷这么一说,就算知道你在骗我,我也心甘情愿。”

齐燃:“……”

他只是吃了开胃菜,而不是享受它。现在他就这么走了,直接爬上床了。没等他调整好姿势,柳初婵伸手紧紧抱住他,扁指甲掐进了他的肉里。她仰着脖子,满脸迷离地吻着他。

他背上轻微的疼痛似乎刺激了燃烧的感官,一阵莫名的喜悦涌上心头。他的表情带着一点热情吻了过去。

宽大的手掌从她的膝盖抚向大腿根部,柳楚浑身颤抖,有些不舒服地扭动着身体,但仍然以极大的热情与他合作。每一轮过后,齐琦都准备离开,她轻轻抓住他的手腕,看着他,一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的表情,咬着下唇,不敢用手指用力,只是徒劳地握着。

齐用尽心思,只想让她声泪俱下地叫自己的名字。

有几次做爱,他用完了最后一个套子,目光落在已经明显失去理智半闭着眼睛的柳楚婵身上。她的黑色长发半干半散,胸前有几缕阴影,白皙的皮肤在黑发的映衬下变得更加莹润,导致眼睛燃烧得更深,呼吸急促。

他看着扔在一边的避孕套,表情很遗憾。

小喜这么多水还说不要,我自己在上面动太舒服了

齐琦站了起来。这次她没有勾搭他,也不让他走。她只是疲倦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又闭上了眼睑。

他只是站直身子,停了一会儿。然后他从一边拿过吹风机,上床睡觉,把刘楚的头抱在腿上,擦干她的头发。过程中也不要忘了调戏她几句,让她能表现出一些羞涩。

刚开始柳初婵还问了他几句,说了一句“老爷讨厌,喜欢欺负奴婢”之类的话,很快他就呼吸顺畅,沉沉睡去。祁燃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的身体很累,但她的心很开心,她迫不及待地张开嘴哼起歌来。

看到她的头发已经完全干了,他从壁橱里找出睡衣,给她穿上。刘楚困了,一动不动,让他和他们一起玩。

心大难免玩。她笑着把手脚拨弄成各种姿势,然后用手机拍照。

一大早,被子下的身体动了动,柳初一丝不挂,露出的脚趾微微蜷曲,然后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她眼睛里好像还蒙着雾,盯着天花板看了很久,终于醒了。

转过身,躺在她身边,两只拳头离她而去,腿伸直,手顺从地放在一边,很标准地躺下,很乖。

她心满意足地噘起嘴唇,笑了。

多么勇敢的少爷。

昨晚,她喝醉了,但没有醉到支离破碎的地步。一开始她有点迷茫,是他导致她失去理智。在卫生间玩了一会儿,清醒了五分,但齐很开心,也很愿意配合。看着他家少爷长的,短的可怜的,贵的样子,在床上努力的时候,露出一副开心得意的表情,挺有意思的。

她下了床,做了几个拉伸动作,然后一边揉着酸酸的腰一边揉着酸痛的头,进了卫生间洗漱。

六初起床的时候已经晚了,但是没想到齐燃还没来,直到吃完早饭。她有些慌乱地回房间给他打电话,喊了几声他才悠悠醒来。

“嗯……”他的声音拖得很长,透着一些撒娇的味道。

“起来吧,少爷,你再不起来,你后院的姐妹们就该来找我要人了。你不是要在火上烤你的奴婢吗?”她笑着说,伸出手去逗他。

半睡半醒的时候也没忘记带剧。“不用怕,大不了把本少爷赶出后院,只剩下你一个人。”

柳初哼了一声,又伸手去推他。“快起来。”

“背痛。”他终于睁开眼睛,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嘴。

“啧啧啧。”柳初用那种恨铁不成钢的眼神从上到下扫视了一下,然后遗憾地摇了摇头。

齐琦瞬间跳了起来,但他不得不摆出一副冷静自持的样子。“只是之前拍戏时留下的旧伤。你不用用这种眼神看我,至少……”他压低了声音。“我还能保证你的幸福。”

“我什么也没说。”柳初无辜地摊开双手。

齐燃烧的气息憋在心里,迫不及待地把她再往下扔一百八十次,这样她就能看到她是多么的坚强和持久。当时他又后悔了。她昨晚为什么喝醉了?我没有看清自己的英雄姿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