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都市异能

师傅,我不要了,你出去,是谁破了你的身子

2020-12-09 09:50:12云罗美文小说网
“我突然不想让你喂我女儿了。”李珏风沉声说道。“嗯?”“满足我更重要!”李自顾自地说着,拉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和她一起大步离去.师傅顾萧艾反应过来,看了看婴儿床。“女儿……”“我让佟妈给她奶粉!”李觉峰边

“我突然不想让你喂我女儿了。”李珏风沉声说道。

“嗯?”

“满足我更重要!”李自顾自地说着,拉着她的手走了出去,和她一起大步离去.

师傅 顾萧艾反应过来,看了看婴儿床。“女儿……”

师傅,我不要了,你出去,是谁破了你的身子

“我让佟妈给她奶粉!”

李觉峰边说边把她拉出育儿室,一个穿过走廊的女佣吩咐她把顾艾佛森推进主卧室。

“砰”

李觉风狠狠地关上门。

顾被李推到了门口,李的热搂紧跟着,啃骨之吻落了下来.

很久没有的亲密关系。

两个人都很痛苦。

“我以为你有了女儿就看不到我了。”被“粉丝”亲走了,不禁埋怨顾。

“吃醋?”李一手探进她的衣襟,把她压在门和胸之间,垂下黑眼睛盯着她,嘴唇扬起一个成功的弧度。“我早就想过,如果我是女儿,我一定会这样做一次!”

“什么?”

顾把的眼睛『迷』开,目光突然一转。

师傅,我不要了,你出去,是谁破了你的身子

“让你吃醋了!让你知道我有多难受!”李珏用磁性的声音说,盯着她恍惚的眼睛,低头吻了一下。“我可以像以前一样自信地教你,但是……”

顾被他捧起的脸,承受着他的深吻,听着他暧昧而“性”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我不会放弃你的悲伤,所以我不会教训你。傻子。”

"……"

他的声音透支着一种“性”的感觉,就像一杯历史悠久的红酒。

2908.(幸福)你给我生了个女儿(8)

他的声音透支着一种“性”的感觉,就像一杯历史悠久的红酒。

顾想说些什么,但被他的声音弄糊涂了。裙子是什么时候脱的,人是什么时候被李觉峰推到床上的,她都没有感觉清楚,只有感官的刺激.

李在她动情的瞬间进入了她柔软的身体…

很长一段时间,我从来没有一种感觉~让她退缩。李也没觉得不耐烦,抱着她亲了亲,直到她习惯了。

嗯.

我不要了

被禁了几个月的男人.耐力很差。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顾醒来时正坐在浴缸里,而则坐在浴缸边上披着一件灰色的“彩色”浴袍,他那纤细的手正压着浴缸里的“牛奶”在她身上搓着。

师傅,我不要了,你出去,是谁破了你的身子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挣扎”,顾对的身体非常敏感。当李碰到她的时候,她的身体在颤抖,皮肤在发烫。

“我又感觉到了,嗯?”李的声音平淡,充满了情感和欲望,她用调侃的目光看着她。

那种表情.就好像她想讨不满一样。

“我自己洗!”

你出去

顾萧艾脸一热,在大浴缸里缩了一点。

李看着她,嘴唇含在眼睛里,顾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洗了起来。“能不能先出去?”

不要这样盯着她,好吗?

“你体力太差,我怕你洗完会晕倒。”李有很好的理由。

“我体力不差。”顾舔舔嘴唇,她现在坚持用科学的方法来锻炼身体。

“哦?”李觉风挑了挑眉毛,似笑非笑地盯着她。“谁刚才在中间睡着了?如果你身体不强壮,你正对着我的脸.不感兴趣。”

"……"

顾萧艾盯着他。

“是体力不行还是兴趣缺缺,选一个吧。”完成爵沈峰『色』轻松地看着她,黑色的眼睛闪过一抹神秘,带着警告。

只要她不感兴趣,今天就不会结束.

顾萧艾当然知道她很累,不能和这个精神越来越好的男人战斗,所以她非常不情愿地承认:“我身体虚弱。”

李满意地抿了抿嘴,颇为卖弄地笑了笑。“所以,作为你的男人,我要在这里盯着你。”

他老公多体贴啊!

"……"

暴君!

顾萧艾默默地把身体沉入水中。“难道你没有吗.去看你的女儿吗?”

除了这几天睡觉,他和女儿分开的时间还没这么长。

李珏风神的“颜色”没有变。黑眼睛盯着她说:“顾,我们的女儿叫李。”

“开什么玩笑?”顾抬头看着深邃的眼睛。那里的灯光显然不是笑话,所以她保持沉默,过了一会儿说:“女儿和母亲怎么会有名字呢?”

“好看,好记。”特别是她的名字是从女儿那里继承的,挺好听的。

……

他的命名标准已经降到这么低的标准了吗?只听不记?

“那也不行。你分不清谁是谁破了你的身子是谁。”顾萧艾沉『吟』了一会儿,又补充了一句,这个名字太陌生了,她坚决不能同意。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叫你顾萧艾和我的女儿萧艾。”李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2909.(幸福)一会儿一期(1)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我叫你顾萧艾和我的女儿萧艾。”李觉得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也清楚吗?”顾坐在浴缸里,盯着那个人哭着笑着。“没人这样拿。”

“我在乎别人怎么看!”李从来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深深地盯着她,他纤细的手在一旁露出了浅浅的米『色』浴巾。“起来,一个月没吃饱,别泡太久。”

顾萧艾看到了他眼中的力量,于是他只好赶紧洗干净,伸出手让他接住自己从浴缸里捞出来的手。

他也没做什么,迅速把浴巾裹在她身上,拿起架子上的吹风机,开始给她吹头发。他的左手不够灵活,摸不到她湿漉漉的长发.

“其实我也给女儿起了个名字。”顾柔和的声音带着吹风机的声音。

“嗯?”

李觉风扬起了眉毛。

"“李,你听说过‘一期一会’吗?”"顾小艾看着镜中的他问道。

厉爵风专注地替她吹着头发,一张英俊的脸五官立挺,黑眸深邃,闻言抬起眸凝视向镜中她的脸,又是挑眉,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在茶道中‘一期一会’代表了一生只有一次的缘份,喻意叫人懂得珍惜。”顾小艾注视着镜子,一脸的认真,声音轻缓,“叫厉子期好吗?你不是期待这个女儿很久了吗?”

厉爵风关掉了吹风筒,低垂着头,目光有些出神地盯着她的侧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