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人妖系列1页,言情肉文

2020-11-16 10:48:25云罗美文小说网
[我想给你做个标本]-整理推荐各种书籍~-33透明胶带只要不被剪断,就能承受很大的拉力。李旅顺的磁带从四楼的打印室被引导到三楼。玻璃对面是一个类似休息室的地方。光管还开着,被褥很乱。可以判断,住在里面的人是因为听到枪声才冲出去参加战斗的。她双手紧握铝合金窗框,静静地等待机会的到来。陆离并没有因此浪费太多时间,连续射击很快就从四楼传来。她用力

  [我想给你做个标本]

  -

  整理推荐各种书籍~

  -

  33

人妖系列1页,言情肉文

  透明胶带只要不被剪断,就能承受很大的拉力。李旅顺的磁带从四楼的打印室被引导到三楼。

  玻璃对面是一个类似休息室的地方。光管还开着,被褥很乱。可以判断,住在里面的人是因为听到枪声才冲出去参加战斗的。她双手紧握铝合金窗框,静静地等待机会的到来。

  陆离并没有因此浪费太多时间,连续射击很快就从四楼传来。她用力扣动扳机,三颗子弹把玻璃射进了裂缝。枪的后坐力把她甩了出去,但幸运的是,带子足够结实。

  然后是震动整栋楼的爆炸。她用一只脚推开玻璃,在胶带被烧之前一眨眼就跳了下去。就在半秒钟之外,举着胶带、承载着陆离重量的办公椅被爆炸抛出了印刷室,伴随着玻璃碎片掉落在楼下。

  但是进入三楼的休息室不代表安全。挂在天花板上的灯坏了。陆离只能蹲在角落里的床头柜旁边,抽个枕头来保护自己的头部。

  -陆离没有很多武器,他在寻找一种能够提供杀伤力的武器。印刷室是一个奇妙的地方,隐藏着巨大的危险,经常被人们忽视。

  她只使用复印机和激光打印机所需的墨粉。并且切断了照明线路,伪造了一个疑似陷阱的地方。

  在狭小的空间内,注意碳粉颗粒是否密集分布在空气中是极其重要的,因为它的爆炸力和塑料炸弹一样强,而易燃易爆的加油站则直接追汽油泄漏。不幸的是,多卫红的雇佣兵可能没有将这篇文章纳入他们的新兵训练手册。毕竟他们的常规战场在深山里。哪里凭空冒出一个打印室来给他们学习不同类型的战斗知识?

人妖系列1页,言情肉文

  爆炸触发火灾自动报警,楼上喷水器喷水,声音清晰可闻。

  楼上的水喷得陆离吐了一口气。她现在的任务是逃跑,越隐蔽越好。她从七楼到三楼遇到的人太多,消耗了很多精力。剩下的路,她需要更加小心。

  刚离开七楼就发现打火机现在有了位置,她站在书桌上,点燃自动火警装置。两秒钟后,三楼开始喷水。

  连续两层发生“火灾”,火警级别升级。全楼开始广播警告:“三四楼的防火门要倒了。请迅速疏散三楼和四楼的所有人员。保持安全楼梯畅通,请迅速疏散楼上人员。”

  打开防火门的条件终于满足了,这也是陆离想要的!走廊里传来一阵震动的隆隆声,卷轴开关被触发,防火承压门落地的声音由近及远。

  现在四楼和三楼疑似火区都被隔离了,人们的目光还是被四楼打印室的爆炸所吸引,所以她有足够的时间逃出大楼。

  陆离用一只手紧紧抓住伤口,试图阻止刀口破裂的进程,但是血已经把病人的衣服染红了,衣服一滴一滴地铺开,直到衣服的下摆被血浸湿。为了逃避,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剧烈运动是必要的,所以我们不得不放弃照顾自己的身体状况。必要时,潘多拉星球上的任何人都可以对自己残忍。

  打开休息室的门。对面还有一个房间。门锁上了。有一点必须无条件服从。从现在开始,没人能听到枪声。她需要一个消音器。可乐终于用上了,她庆幸自己有战略储备的超级好习惯。

  在没有消音器的情况下,他们往往不得不用当地的材料。是布拉德教会了她这个技巧――枕头是个不错的选择,罐头食品是一次性消音器,便于携带。当然,如果能加一点点粘合剂,除声效果会更好。

  陆离回到原来的休息室,在浴室里发现了一瓶慕斯。房间里的临时住户好像是个爱打扮的家伙。其实剃须膏也可以,但是慕斯可以效果更好。她在可口可乐听完的时候挤了一个慕斯,把枪口放在粘稠的东西里。

人妖系列1页,言情肉文

  子弹射出时没有很大的响声。子弹穿透了厚厚的慕斯,穿透了双层饮料罐的铝皮。虽然速度降低了不少,但还是能保证门锁被彻底破坏。

  这个房间在大楼的后面。当所有人都注意到前屋发生爆炸时,后面不一会儿就成了盲点。

  没想到,进的房间是单身汉偶尔自己创业的准备室。面对满屋子的设备,陆离想:物尽其用。

  不可能悄悄出门。她擅长走极端。既然平静之路不可逾越,就更容易趁乱大闹,浑水摸鱼。

  她所在的两个房间和一条短走廊被前后两个百叶防火门封闭,形成一个封闭的空间。就像躲猫一样。如果你躲在这里,即使别人知道你在这里,他们也不能进来抓人。我开始觉得回到了童年。

  这几天一直躺在床上好烦,让他们知道求神容易送神难。陆离决定玩一个惊天动地的捉迷藏游戏。

  回到对面宿舍,抄了几样东西回做饭准备室,都是几个电源连接,然后就是青苔,杀虫喷雾,空气清新剂。将一罐青苔、杀虫喷剂、空气清新剂直接扔进烤箱加热。这些金属罐装日用品一般都是居家旅行必备的炸药,只要有热源就能爆炸,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直接丢到炉子里最多只会造成坦克爆炸,伤害不大,但是烤箱就不一样了。我相信它们足以引起烤箱的爆炸。

  陆离没有时间再犹豫了。她从里面打开窗锁,推开窗扇,放下电源接头,抓住接头滑下。

  (注:普通易燃易爆材料爆炸的原理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在狭小的空间内迅速产生大量气体=爆炸。——如果不是在狭小的空间里,它只会燃烧。(

  *** **

  白兰度在阿基斯的整个旧住宅中战斗力最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控制自己。他对罂粟衍生的所有药物都很熟悉,并且能够熟练使用。他们就像聪明的孩子。

  玛丽不会在短时间内醒来。白兰度使用一种叫做M99的鸦片提取物,它与鸦片中的吗啡共存,通过提纯获得。其麻醉效果远高于其成瘾性毒性,是纯吗啡的一万倍。据说二战结束后不久,某毒瘾实验室的一名成员不小心用沾有一点M99的玻璃棒搅动了茶壶,当天喝茶的人全部昏迷。如果有血液接触,M99的针尖足以杀死一个成年人。

  出门没多远,发现很多路都堵了,想都没想就往楼上冲。我遇到一路狂奔的雇佣兵。

  “七楼的病人怎么办?”他大声问道。此刻,大楼里的爆炸和大门的关闭仍在继续。

  下来的人摇摇头,试图把他从现场拖走。控制室完全瘫痪,他们失去了“眼睛”,不知道大楼里发生了什么。

  “有人入侵,电子眼被毁!”一个人在他耳边对他大喊。

  白兰度坚定地摇摇头,用枪指着任何试图把他拖走的人。三楼及以上都在喷水,终于到了七楼,但水雾还是迷了地平线。水压大到让人眼睛疼,仿佛世界末日到了。

  地上有几个横七竖八的人,但这不是他关心的。白兰度直接去了病房。然后他看到一张浸在水里的空病床。

  没有血.白兰度正在耗尽力气,所以他想滑下去。他不能说他是放松还是紧张。他看到一个好消息——陆离没事,一个坏消息——她走了。

  毕竟他还是不能倒下去休息,高涨的欲望促使他去寻找。他很久没有和她面对面说过话了。她是他的学生和同事,她是继承他知识的人。

  *** **

  “这是一场大屠杀。”埃利斯含糊地对通讯器说道。他躺在距离目标建筑约300米的小山上,已经穿过了私人庄园的外围。虽然他在抱怨,但他的手下毫不留情,又一发狙击弹冲破防弹玻璃,射杀了一个横行无忌的佣兵。

  “闭嘴,努力。”z说:“你刚才去哪儿了?”

  “有两个危险的人正在接近。我会把它们说清楚,然后才能安心工作。”

  “整个潘多拉对你来说是最不安全的。”杨说:“Z,我们已经到了二楼,还没有看到。”

  “我能看见你和蔡斯。二楼的电子眼没有损坏。她不应该经过二楼。”

  埃利斯气愤地说,“我真的不得不离职。你真的想看我的身体穿越吗?”

  另一方面,福卡伊开启了紧急呼叫:“警车接近,K-4位置准备启动。”

  “祝你好运。”z说。

  “哦,还有直升机!”傅凯兴奋地说。

  “你能做到吗?”埃利斯问,“如果你不想让我把他们炸飞也没关系。”

  “不不,警察是好公民,不能随意伤害。”凯不以为然地说,语气很生动,大家似乎都想起了她说话时摇头的表情。

  “你打算怎么办?”

  凯没有回答他,K-4传来了巨大的重机枪轰鸣声。

  “喂,直升机机枪火力很猛,你真的在意吗?”

  片刻后,福凯回答道:“直升机被迫撤退,呵呵。车载机枪真的没盖。每分钟700到1000发子弹的射击速度可以在飞机周围画一个笼子。”

  机枪的声音也引起了陆离的注意。她在三楼的后面,从远处什么也看不见。她想到了一种可能,潘多拉来了。

  布拉德躺在雪地上,离目标建筑有半公里多。他的装备比埃利斯重得多。所以他在行动上一般不动,如何隐藏自己就成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穿着吉列迷彩服,身上盖着厚厚的尼龙布条,身体轮廓完全被打散了,就像一棵被雪覆盖的干野草。

  埃利斯还在没完没了地抱怨另一边的寒冷天气,而布拉德却异常沉默地向大楼里开枪,杀死了他看到的任何一个好斗的人。

  这款贝莱塔制造的狙击枪,有效射程1.5公里。著名的枪械改装师文森特对其进行了调整,并分配了一个更高效的瞄准镜。有了布拉德自己的特殊子弹,这款超级狙击枪的射程现在可以达到两公里。

  所以躲在半公里外的事故里,根本不用错过目标。其实,多厚的防弹玻璃,在这支名为“闪光”的狙击枪面前,就像薄薄的纸张。

  如果距离太远,视线中可见的物体还是很清晰的,可惜锁定范围太小。他移动枪口,寻找有效的战斗力和狙击。

  他看到一扇窗户打开了,立即锁定了目标。但是他看到了什么?他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眼前,但答案还是一样。他马上拨通了这里的通讯,说:“她出来了。”

  “谁?”

  “是陆离。她在大楼的北面,在三楼和二楼之间。她自己出来的。”

  只要有人,就不需要找工具。从三楼到地面的最后一段距离,陆离依靠在宿舍里找到的电脑。她对腹部的手术切口有所顾忌,但仍然不敢过于放肆地对待自己的身体。上下楼梯她肯定有份儿,不能直接跳下去。

  好在一台电脑足够把人从三楼放到一楼。液晶屏和主机箱的两根电源线、数据线和一个鼠标可以组成一根非常结实的绳子。

  落地的一瞬间,腿软到支撑不住自己的重量。但她有理由相信,她的同伴就在不远处,她现在的任务就是让他们找到自己。振作起来,她又站了起来,发现病人的衣服下摆已经浸透了,血开始掉在地上。

  我深吸一口气,鼓足力气开始最后一次飞行。她想她可能知道她的同伴会藏在哪里。然后她感觉到有人在大楼的拐角处靠近。

  我真的感觉到了,因为那个人走路几乎是无声的。她警惕地紧贴在墙脚,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三把手术刀。一个人的话应该没问题,她开始评价对方的实力。

  人们终于转过了大楼,出现在陆离面前,他也在脚下行动,然后看到了对方警惕的目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