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车上上双胞胎姐妹,一家人相互换着日

2020-12-06 09:24:26云罗美文小说网
“好日子还没过去,这个世界又要乱了。”一天早上,很久没人踏足的郊区突然传来嘈杂的人声和车马声。“嘿,谁说没有了?女王死后,国王坚持与蛮子作战。隔壁村的王二已经被逼入伍了。你不逃,下一个大概就是你我了。”什么?女王死了?杜白迫不及待地从

  “好日子还没过去,这个世界又要乱了。”一天早上,很久没人踏足的郊区突然传来嘈杂的人声和车马声。

  “嘿,谁说没有了?女王死后,国王坚持与蛮子作战。隔壁村的王二已经被逼入伍了。你不逃,下一个大概就是你我了。”

  什么?女王死了?

  杜白迫不及待地从坟墓里飘出来,抓住两个村民,把他们嘴里的话全挖了出来。

车上上双胞胎姐妹车上上双胞胎姐妹,一家人相互换着日

  怎么可能?江皇后身体依然很好。她怎么会死成这样?还有王,他怎么会出兵?他知道纪最讨厌战争。

  但他还没来得及继续听下去,就觉得越来越困,身体渐渐变得透明。在他完全闭上眼睛之前,他只看到了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影子。

  现在他和纪有着相同的记忆,但很多事情无法解释。

  江皇后显然是病死的,纪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陪葬棺是极好的药用玉石,可以防止一切昆虫入侵。她下葬时的衣服是金丝软糖加蚕纱,薄如蝉翼,不会在皮肤上留下任何痕迹。不仅如此,纪还将“银河”安放在皇后墓中,可以保护身体几千年不腐烂。

  如果说江宅真的是被江皇后的灵魂附体,那么她的本体应该就是她下葬时的样子。怎么可能是一团灰尘?

 一家人相互换着日 再者,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杜柏虔诚地俯下身,在纪玄晶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他的国王从未拒绝过他,但他独自寻找了他几千年。

  他再也记不得自己梦见纪,更别提寻仇了。但纪梦中的红人显然就是他,他有一箭穿纪的心。这支箭不寻常。虽然是在梦里拍的,对身体没有伤害,但却直接穿透了纪的灵魂,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失。

  现在他得到了白泽的记忆,知道他当时看到的最后一个影子是来找他融合的白泽。但白泽的记忆里并没有这种“红裙”的印象。相反,他被塞满了一堆未知的碎片。在融合的时候,杜白花了很长时间彻底梳理了白泽的记忆,最终成功融合。

  在这段融合中,他又伤害了纪。

车上上双胞胎姐妹,一家人相互换着日

  “嗯……”齐宣静的眉头突然皱了起来,双手伸出被子,握紧了嘴角,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梦里他一直和杜白在一起,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两个人突然就跑了,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后面追着他们。他们进了一个房间后,杜柏突然消失了。纪焦急地喊着杜柏的名字,但他的声音只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

  突然,一口棺材出现在他面前。纪知道他不能碰它,但他还是走过去拔出了棺材钉.

  “哈!”季玄晶突然坐起来,出了一身冷汗。他没有对发生的事情做出反应,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没事,没事。”杜白像照顾孩子一样,慢慢地拍着纪玄晶的背,用最大的温柔安慰他。

  “我只是……”还没等纪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鬼气突然出现在主教楼的方向。这么强的鬼气,是蔡彤!

  两人来不及柔情,立即穿上鞋子,向主教楼跑去。

  “杜吉小姐,所以……”很早,正在路上的李逊,刚好碰到两个飞奔的人,二话没说就跑了过去。

  星期二,高二一班的第一节课是音乐活动课。

  当值班老师用钥匙打开音乐教室的门时,一个僵硬的身体在等了一会儿后直直地向她的脸扑来。

车上上双胞胎姐妹,一家人相互换着日

  年轻的女老师尖叫一声,直接倒在地上,被压在僵硬冰冷的身体下。

  尸体脸直直的等了一会儿才露出来,张着一张大嘴,里面不断流出粘稠的液体散发着恶臭,正沿着嘴角慢慢流下来。

  “救救我!”女老师刚师范毕业,来了市一中一年没就业。她以前也见过这种事情,抓着脖子在空中抓手,想抓到空中的什么东西。

  她不敢碰尸体,更不敢想为什么音乐教室里会有这样的尸体。

  “你,过来跟我把老师拉上来。”在一群学生聚在一起看了将近3分钟的笑话后,陶魏军终于大发善心,请两个男孩帮忙。

  还在惊慌失措的老师们并没有意识到周围学生的表情有多戏谑,也没有注意到他们面对尸体异常冷静,也没有注意到他们直到刚才还在身边,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陶魏军和两个男孩把孟莉的尸体从女老师身上挪开,露出一张已经哭过、化过妆、比鬼还可怕的脸。

  “老师,你要换衣服吗?”陶魏军和两个男孩把孟莉的尸体随意扔到地上,笑着对女老师说。

  她早已控制不住小便,被一群学生围住,终于发现不对劲。

  “恶魔,你们都是恶魔!”女老师捂着裙子,尴尬地扶着墙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门口。

  高二一班的同学都看着老师离开,没有人追他,也没有人出声。

  如果可能,他们不想这样。一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老师,为什么那么武断的认为自己是恶魔?

  “向老师,你是什么?”李逊跟着杜白和纪玄晶,和从主教楼里冲出来的女老师一起跑进了悬崖。

  “死了,死了。”向燕像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李逊的衣服。湿漉漉的裙子被风吹到外面,她觉得凉爽。

  杜白和纪猛地看了一眼,直接冲进了主教楼。

  “哎,杜老师,纪老师!”李逊被向岩一把抓住,动弹不得。他只能看着两个人跑进来。

  “对老师,你太让人失望了。”项燕没有从李逊口中听到任何安慰的话。

  “你怎么能离开你的学生?”李迅伸出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抓住颜袖的手指,然后一根一根的掰开。

  “不,不,我……”湘妍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她真的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仅把学生留在后面,让他们和恐怖的尸体呆在一起,还说了一些令人发指的话,伤害了学生。虽然他们通常不聪明,但他们仍然是孩子.

  “给老师,去换衣服。”李逊叹了口气,扔下香艳,迈步走进主教楼。

  不可能,李迅一边往音乐教室赶一边想。游戏输家的尸体会被蔡通移到后山,怎么还能出现在现场?

  杜柏和纪玄晶先上楼,只看着一群学生围成一圈,都低着头。

  “你是什么班的学生?”杜柏抓着其中一个学生问。

  “高中一班。”陶魏军随口答了一句,等他回头一看,发现是杜白,立刻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摆出一副狗急跳墙的样子。

  “把我们带到老师那里上课,突然开始对老师大吼大叫,然后把我们扔了,跑了。”

  如果是在一天前,杜柏可能会称赞陶魏军能跟上危机。但知道真相后,他只觉得这个人是天生的演员。

  “你在这附近干什么?”

  “李小姐,她好像死了……”陶魏军咽了一口口水,让开,露出了被学生包围的身体。

  杜柏立即驱散学生,保护现场。李逊这时候气喘吁吁地追上来:“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要在这里集合,先回自己的教室去。”

  纪站在一旁,感受着身边的变化,追寻着李小姐的灵魂。果然,没什么。恐怕这些死在市高中的人的灵魂早就在地狱来临之前被蔡彤或者江宅吸收了。而刚才那股强大的鬼气也在两人进入主教楼的那一刻消失了。

  第132章,复杂的人性

  这是本月学校发生的第二起事件。一中的学生和老师都知道,比赛结束后,无论哪一方赢了,输的一方只会消失。尸体是怎么死的,尸体去了哪里,大家都保持沉默。

  陶魏军很清楚,上一场比赛,也就是萧文君打的“点名”比赛,是孟莉打的。她已经是一个有经验的老人,也是狩猎队的一员。虽然这次我失去了一个学生,但我换了一个孟莉。

  他没有直接帮萧文君,只是以防万一。萧文君失败后,他后来的举动可以保证孟莉的绝对死亡。

  小文俊参加比赛的第一天就来看他了,当时他已经做好了计划。事实上,陶魏军仍然钦佩萧文君,他有一张精致的脸,纤细的手指,一个好的钢琴演奏者,并且在学习上没有落后。但是萧文君胆子太小,做不到。他花了很长时间彻底给萧文君洗脑,告诉他紧张就伪装。

  “你可以利用你的优势。”

  萧文君有什么优点?当然是钢琴。他太聪明了,只花了半天就明白了陶魏军说的话。开学活动期间,有一个地方可以自由使用整个学校,只有老师可以进来。

  琴房。

  然而,如何设置条件,如何一步一步地将孟莉引入陷阱,仍然是一个大问题。

  那天杜白的突发奇想直接打乱了萧文君的所有脚步。他在琴房调试琴弦的位置,却被杜白彻底破坏了。为了不让李迅和这两个陌生人找到线索,他用愤怒来掩盖他所有的内疚和紧张,就像陶魏军教他的那样。

  当陶魏军得知萧文君参与了这场比赛时,他其实有一个更大的计划。他们和老师的分野是很明显的,但学生处主任李迅和陶魏军不知道为什么他是“审断人”。他不属于学生阵营,也不属于老师一方,总是装着圣母,想救大家。

  陶魏军默默地停在教学楼的楼梯拐角处,低下头,用额上的长发遮住视线,从巨大的落地镜子里看着自己的身影。没经历过死亡的人,凭什么觉得自己有资格拯救我们?

  一中的学生和老师态度很微妙。甚至有人认为,李迅是“游戏”的发起者。他们不止一次试图杀死李逊,但每次都失败了。他们羡慕李逊,羡慕李逊,讨厌李逊。他们羡慕李迅,他不用天天活在游戏的阴影里。他们羡慕他不死不伤的身体,痛恨他的傲慢。

  陶魏军从未放弃寻找出路。虽然他赢了比赛,但只要他毕业,就可以彻底离开这个恐怖的学校。但是“鬼”的影子一直在他的脑海里盘旋,让他无法休息。陶魏军明白,只要这个鬼一天不死,他们就永远摆脱不了“高城”。

  他帮助其他同学赢游戏,不仅仅是为了学生阵营不成为待宰的鱼,更重要的是,他想从每个参与者的口中了解每个游戏的细节,分析“鬼”的存在。

  他有关键证据等等。之前参加过游戏的一个女生告诉他,她画的游戏是《逃出密室》。这是一个密室,但实际上是在迷宫之外。当时被追到无路可退的地步,迎面走来的老师露出狰狞的獠牙。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扇门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她直接掉了进去,然后门自动关上了。

  女孩没反应过来,只听到外面一声尖叫,然后房间的门把手开始胡乱转动,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