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bl一点点坐下去,宝贝放松一会就好

2020-12-07 22:36:36云罗美文小说网
苏惊呆了,差点打翻了她面前的那碗粥。她不小心咬到了舌头,疼得喘不过气来。“嘿,妈妈,你怎么知道的?”晓寒举杯睨了她一眼,很得意地哼哼两声,“你是我女儿,虽然我对你爸什么都不说但却知道这件事。但我警告你,要洁身自好,爱自己。”苏脸红了,默

苏惊呆了,差点打翻了她面前的那碗粥。她不小心咬到了舌头,疼得喘不过气来。“嘿,妈妈,你怎么知道的?”

晓寒举杯睨了她一眼,很得意地哼哼两声,“你是我女儿,虽然我对你爸什么都不说但却知道这件事。但我警告你,要洁身自好,爱自己。”

苏脸红了,默默喊道:“你怎么不信你女儿?”

韩小丽笑了。“你说得对。我不相信你能处理好。”

bl一点点坐下去,宝贝放松一会就好

苏:“…”还能幸福的做母女吗?

秦昭阳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见她出来看时间。“你吃过早饭了吗?”

苏点点头,关上门说道:“我今晚就住在宿舍,不回去了。”

秦昭阳“嗯”了一声,车子离开了皇帝家的大门。他慢吞吞地问:“怎么回事?”

叶王子是明智的,神武.

她想了一会儿,然后说:“嗯,发生了一些事情,我需要回去。”

秦昭阳看了一眼她这边。“能自己解决吗?”

“应该可以吧。”苏对的话感到有些不确定,随即想起了什么,颇为好奇。“你不问我点事?”

红灯亮时,他慢慢停下车,用手指敲方向盘。他的语气坚定而自信。“我相信你能解决,别问了。”

苏转头看着他的眼睛,笑容满面,神采飞扬。

然而,当苏走进公司的时候,她才发现事情的严重性。所有人都用奇怪而尴尬的眼神看着她,有些人隐瞒了一些事情,直接避开了她。

bl一点点坐下去,宝贝放松一会就好

她忍了一会儿,但忍不住了。她问邻桌的大姐:“怎么回事?”

师姐睨了她一眼,显然没有享受到其中的刺激,但还是把电脑屏幕移到了她的身边。

赫然是关于她的帖子,原帖子是抄袭,命名和插图.

苏的脸色变了,她坐不住了。她请假,直接拉着西西回学校。回去的路上堵车,她给温木希打了个电话,让他一定要给约刘璇。

温木希虽然糊涂,但还是乖乖地做了。约会后,她发了一条短信,上面有一个地址列表。说来也巧,这次约会恰好是上次陈绍卓和徐柔青一起吃饭的那次。

当刘伟看到苏的时候,他还有些意外。当他的目光在文和苏的脸上徘徊了两圈之后,他立刻变得清晰起来。“我怎么能请我吃饭呢?”

苏挑了挑眉,不动声色。她手里拿的是她今天从家里回来的LV,所以她直接扔在桌子上,语气不好。“你发帖子了吗?”

刘璇手里的刀叉也被扔了出去,发出刺耳的撞击声,立即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思思翻了个白眼,直接挨着她坐下,把她挡在里面。“刘璇,你知道现在谣言是要付出代价的吗?我建议你立即删除帖子,并发表郑重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刘璇勾着嘴唇笑了。“我跪下来求我的时候不想删帖子。为什么当初我不懂得爱自己?”

苏之前一直没有说话。听到这里,她勉强显得平静,但温木希却显得迷惑不解。“你在说什么?什么岗位?”

“我可以解释你帖子里写的所有内容。我冷静的坐在这里,不是要求你删帖,而是告诉你一定要删帖,否则我真的要起诉你。”她的声音很冷,脸真的是那样。

刘璇被她的表情吓坏了,她的脸有点不自然。“即使我能删除论坛里的帖子,我也不能做别的事情。”

bl一点点坐下去,宝贝放松一会就好

“澄清一下,你会道歉吗?”她看着对面的刘璇,严肃地说:“你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传播假消息,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我是一个干净的白人,被你乱涂乱画后成了//拜金女。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让你下这么重的手来陷害我?”

刘璇被她的话吓得脸色苍白。最后她恼羞成怒。“你不要走得太远。你不干净,自给自足。你和别人住在一起,被别人养着。我揭露真相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揭露真相?”苏对笑道:那就真的生气了。“就因为男朋友是高级公司,我就可以和男朋友谈恋爱,成为包/养?我背着一个LV带着一个名表,就是卖/争光?你的三观怎么样?”

定了定神,她又问了一句,“刘小姐,你以后是要从事传媒行业的。当你不确定消息来源的时候,你敢随便发表。你现在也是公众人物了,那你以后报道新闻的时候,是不是要用这种虚假的报道来误导别人?”

她的逻辑很清晰,字字珠玑,几个问题反复轰炸。刘璇突然变得沉默。

作者有话要说:还没完,呵呵,大招不在,还在后面,噗…

这一章修改改了好几个小时~

作为我的精神bl一点点坐下去动力,可以排队吗?

记得上次买《一线大腕+一禽定音》的姐妹纸上来后注意背景~

已经发货了~

谢谢你满足我的,muah ~

祝你考试成功~

第44部分,第45章。

第44部分。

苏问自己,虽然平日里不和同学来往,但对人很好,能帮就帮。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陷入这样的困境。

如果苏倩成知道,我估计我真的很想揍她一顿。她那么没出息,被人欺负。

顿了顿,苏陈晓简单地把话说了一下,“我家住在一个贵族家庭,户主姓苏程明前。如果你没听过这个名字,可以百度一下。百度百科第一个就是他。另外,照片里的男人是我小时候的男朋友,一个月前讲课的那个。如果你还是不相信我,你可以直接问文。他是我男朋友的远房亲戚。我不知道我有多亲近,但至少他参与了。我限定你在今天之内道歉澄清并承担此事的一切后果,你不会等到期满。”

说完这句话,她也不想耽搁,站了起来。

温木希最后会听著名领导的话,迅速看完网上的眼帖,震惊的眼珠子会掉下来。“姐姐.我哥哥知道这件事吗?”

苏白了一眼,淡淡地补充了一句:“幸亏他不知道。如果他知道,我现在想见刘小姐,去警察局。”

思思是第一次看见霸气侧漏的苏晓晨,佩服的五体投地,见她站起身要走,很是狗腿的伸出手去,“老佛爷请扶着我走。”说罢,她自己愣了一下赶紧改口,“我呸,说错了。是宝贝放松一会就好我扶着你走,来!”

  苏晓晨憋了一肚子的火,此刻也发泄的差不多了,深吐出一口气来,临走之前扔下了最后一句话,“节俭跟穷没半毛钱关系,对一个人有意见你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用自己的本事占回来,别用这种下下招,你得感谢我不是学法律的,不然这会真没现在这出戏。”

  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睨了眼屏幕,朝温牧西招了招手就先走开了。

  和思思走到了门口,她这才接起电话,“喂?”

  秦昭阳阴沉着脸看着电脑屏幕,好半晌才压低了声音问道:“在公司里?我现在过去接你。”

  苏晓晨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我没在公司里,你……不上班?”

  “恩。”他低沉地应了一声。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表情丰富的人,情绪不高的时候就显得格外沉默,原本清俊的脸部线条此刻看起来更是如凝了一层寒冰。

  他顺手合上电脑,抬手捏了捏眉心,“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找你。”

  苏晓晨下意识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思忖了半晌唯一能合理的解释就是秦昭阳知道了……

  她看了眼已经进入膜拜模式的思思,抿了抿唇才说道:“我在学校里,你上次来过的那家餐厅。”

  秦昭阳拿起桌上的车钥匙,边走边挂断了电话,等他推开门后那双阴鸷的双眸也已然恢复了平淡无波。

  他几步走到助理的桌前,抬手敲了下他的桌子。

  助理赫然抬起头来,看见今日姿态格外闲适慵懒的秦少爷时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秦昭阳唇角微微挑起,一字一句地吩咐道:“让公关立刻处理掉任何有关苏晓晨的消息,寸草不留。再让公关随机应变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就怎么处理,顺便挪出我今天以及明天两天的时间,我有非常要紧的事要做。”

  说话间,他的气势越发凌厉。眉头一皱,再出口时音质格外的清冽,“该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助理不寒而栗,立刻点头,“秦总放心,我一定及时处理好。”

  秦昭阳懒洋洋地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手指在他的桌面上轻轻地敲了两下,“不用给我客气,该滚蛋的人让她立刻滚。”

  助理还是头一次看见这样的秦昭阳,哪怕是第一天他刚上位,高层的决断会议上面对质疑之声都能云淡风轻未曾如现在一般情绪外露一分。

  他从心尖蹿起一股寒意,再不敢耽搁,直接下楼和公关部交涉。

  秦二爷刚度假回来,一接到助理的电话立刻着急上火了,“你是不是跟踪我啊,我刚回来你他喵的就知道爷的行踪了!秦昭阳那个臭小子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