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老公跟女儿有那个,额太大了坐去呃呃呃呃

2020-12-08 01:21:26云罗美文小说网
刚踏上通往书房的小路,不远处就听到一个男人故意压抑的声音。声音低沉得有点沙哑,是二爷!不想和自己的兄弟混在一起,少说两句然后在假山后面安顿下来,悄悄把头伸出去。绿竹丛下站着三个人。背对一件玄衣,割身。这是吴冶。对面,是满脸愤怒的二爷,二爷的

刚踏上通往书房的小路,不远处就听到一个男人故意压抑的声音。声音低沉得有点沙哑,是二爷!

不想和自己的兄弟混在一起,少说两句然后在假山后面安顿下来,悄悄把头伸出去。

绿竹丛下站着三个人。背对一件玄衣,割身。这是吴冶。对面,是满脸愤怒的二爷,二爷的身后,始终离不开他的四爷,依然平静自如。

地上全是纵横枝桠的光影。一阵风吹来,光影来来去去三个人。

老公跟女儿有那个,额太大了坐去呃呃呃呃

“财产,香料,你知道,只恨我没有被你的诡计抓住。但是不要疯了。要想把香料生意交到我手里,得看你有没有能力。”二爷狠狠地瞪了吴冶一眼,眼神暴起,他看上去恨不得扑向吴冶。

一阵不经意的轻笑之后,是吴冶的声音。“二哥,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抢你的香料生意。这种东西,留着货比较麻烦,利润也不是最高的。如果你真的想发给我,我还得担心。”

“你……”听到他不屑的语气,二爷的脸涨得通红,但他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话。他只能说一连串的“你.你……”张开嘴。

少叹气,骂人避免浮躁。和二爷一样,被针扎了一下,脸通红,肌肉剧烈地跳着。他怎么能推倒吴冶的一座山呢?

“够了,二哥。”四爷冷冷的看了一眼,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该走了。五爷有很多事要做。不要耽误他。”

二爷不甘心,但听了四爷的话,只好冷哼一声,袖中留了四爷。

吴冶盯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你还不出来吗?”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就连微微冒烟的春风也变得冰冷。

只要走到吴冶身边,喊出“吴冶”。吴冶突然伸出手,抬起下巴。正在惊讶的时候,吴冶的手顺着他的脖子滑了下来,手掌中的厚茧摩擦着光滑如丝的皮肤,刺痛得他有点心慌。这种亲密关系对吴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吴冶?”少言问道。

吴冶放开他的手,转身向书房走去。“你昨晚去哪里了?”

"当我遇到一个儿时的朋友时,我住在他家."少说话,说实话。

吴冶非常低沉地哼了一声。

老公跟女儿有那个,额太大了坐去呃呃呃呃

到书房来,床还在窗下!

叶舞坐在沙发上沉思。“这和我们预期的不太一样。我本以为这次会扳倒二哥,没想到四哥凭空插上来。”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二哥傻,脾气暴躁。四哥为什么帮他堵漏洞?”堵车结束了吗?我怕不出几年,他手头的钱又会补给二哥。“话少同意,二爷急功近利,刚愎自用,不能硬吃,而且他做生意经常失败。

“四爷和二爷一直是好朋友,保护他也没什么奇怪的。”

吴冶从鼻子里冷冷哼道,“迂腐!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以前觉得四哥是个人物。没想到他这么无知。他只参与兄弟关系。”

话少不说话,前面的人也是。就算是兄弟,也是以利益为先。

“多留点心给这段时间,看看四哥有什么办法一年赚够十万。”

“嗯。”

转眼间,端午节到了,农历五月,这是盛夏的流行季节。俗称“邪月”,《大戴礼》注:“留兰沐浴”去除毒气。丁嘉更看重这一套。艾叶和菖蒲已经通过仆人高高挂在门框上方,雄黄酒温热。

中午政府忙着上上下下搞个球。传统上,每年端午节都会在西院举行家宴,仆人们也有半天的假期在他们居住的地方喝酒玩乐。

一年的这个时候,少言寡语早避,免得面对丁老爷。没想到今年的大小姐提前两天发消息,说十三少爷一定要参加宴会。

那天谈完之后,这位伟大的女士经常特别关注邵岩,甚至被派去服务的人数也增加到了四人,最后她婉拒了。

不理解医生在人们心中的意图,少说改变一切。如果是说大夫人读了老朋友的爱情,但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她已经在政府工作四年了。难道只有在这个时候她才想起他?

况且第一夫人是女的,却能在虎狼之巢丁家立足。就算是几个少爷也不能违抗,他们好相处吗?因此,当邵岩接到这个职位时,他下定了决心。他只是露出了脸,找到了重新走路的机会。他没必要为了这件事惹大小姐生气,也没必要为了让其他丁家老爷们看着碍眼而待很久。

老公跟女儿有那个,额太大了坐去呃呃呃呃

西院占地很广,只有五间主房和三间厢房,从未有人居住。之所以选择在这里设宴,是因为院内的流水是从东墙下引入,绕过半个西院,沿着北墙出去的。河岸上长满了垂柳,微风吹过,就像一团烟雾。

我一进去就听到了《十三哥》,但是第五夫人房里的丁喆,排名21,三岁,小白脸,头上红辫子,红外套绿裤子,胸前晃着一把长命锁。他咧着小嘴对他笑。

少忙将他抓在怀里,伸手到腋下将他扶了起来,小十九咕咕笑着。其他几个小孩子见是十三哥,都跳起来围住了他。这个抱着那个吵着玩着,笑了好久才坐下。

这位女士今天异常温柔,甚至有几个少爷尖叫着玩,他们只是笑着看。看到邵岩,他说:“十三,过来坐下。”让人们挪到椅子上,把它放在吴冶下面。话少暗暗叫苦,主座的位置一直是丁府少爷的必争之地。能坐在那里的都是丁府里的一些显要人物,大夫人偏爱他们,别人不满意不就好了?

果然,第三位女士高声喊道:“我说大姐老公跟女儿有那个姐,不是我在意。有人能坐这个座位吗?老三老十是丁府名正言顺的主子,还到不了。”她口中的老三、老十都是三室出身,只在丁府弄个闲职,但还是缺字。第三夫人心里已经不忿了,抓住这个机会喊了出来。

大夫人的美色皱着眉头看了第三夫人一眼,然后第三夫人别无选择,只能保持沉默。

环顾四周,他认罪:“谢谢你的女士座位。说的少就很好了。好久没见九小姐了,正好借此机会聊聊。”挑了个地方坐下,左边是二夫人,简单而木讷,只是向他点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右边是九依兰小姐,穿着粉色的百褶裙,头发卷起来,露出她那迷人的胖胖的鹅蛋脸。她英俊可爱,只有一对剑眉略显突兀。

依兰和邵岩一直很亲密,倒了一杯酒笑着说:“十三哥,你这一招用得好,我却成了挡箭牌。你没看到那个大女人总是盯着你。睛刺我呢。”又兴致勃勃地问:“十三哥,我听说前几天你和五哥在城外收拾了一帮截你们的人,是不是真的?”

少言喝了酒,笑道:“听你的口气好象很可惜我们没事!”

“哪儿啊,”宜兰摆摆额太大了坐去呃呃呃呃手,“我只是想,如果哪一天我也能像你们那样四处走走就好了,看见不顺眼的就打。”

二夫人在一旁插嘴道:“兰儿,不许胡闹,你一个千金小姐,岂可到外面乱跑。”

宜兰吐吐舌头,“千金千金,有钱才是千金。若我生在穷苦家,还不是得出外拋头露面地讨生活。”二夫人被她抢白得想不出话来反驳,只得冷下脸说:“我说不许就是不许,以后这种话再不准提。”

宜兰向少言做了个鬼脸,低声说:“十三哥,等会儿酒席散了,到我那儿坐一会,有上好的大红袍等着你呢。”

少言没答应,只转移了话题,问:“九小姐,听说你就要大喜了?”

将酒杯向桌上一顿,宜兰扭过脸,“十三哥,你这是存心呕我是不是?我连他长得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就要跟着他过一辈子,这喜从何来?万一他是个麻子脸死鱼眼怎么办?想想就要吐。”

“我保证,他绝对不是麻子脸死鱼眼,”少言低笑出声,“林家公子长得还挺端正的。”

“端正?端正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别以为我天天窝在这深宅大院里就什么都不知道。那个姓林的和老爹一个样,妻妾多得都住不下。”

这倒是实情,少言无话可说。二夫人在一旁又有话说,“兰儿,这是什么话,男人哪个不三妻四妾,你过去了就是正室,得学着大度点才能得丈夫的心,别让人说你小家子气。”

“这算什么小家子气。”宜兰懒得与她娘分辩,将少言的酒杯斟满,就听得正席那边三夫人装模作样地叹了一声,“老八,我敬你一杯,平常多亏有你照应,我们家小三才没让人欺负了去。”

八少爷站起来领了酒,说道:“三娘,您这话可偏了,整个丁府哪个是外人,哪有欺负自家人的道理。”

三夫人撇嘴一笑,“老八,你就是心好,府里上上下下十几个少爷,有得人宠的,有不得人宠的。得宠的,自会有人把他捧上天。不得宠的,当然就被人踩在脚底下了,老爷他就是手眼通天,也管不了这许多啊。”八爷说道:“三娘,您跟我说,哪个让人欺负了。敢欺负我兄弟,分明是没把我放在眼里。”

“还能有谁!不就是我们家小三,前几天他想着快端午了,就到商号里拿了点东西来教敬我,没想到隔天债主就上门了,说小三拿了东西就得付帐。”

院里三十几口人都听到了这话,倒有一大半往三爷那里看去。三爷大窘,拉住三夫人的袖子,低声哀求道:“娘,您别说了,大家都看着呢。”三夫人一甩袖子,“就是趁大家都在才要把话说清楚,好歹也是个主子。要不然哪天咱们娘们儿就是死了,也不见得有人知道。”三爷脸色煞白,只见丁老爷大夫人几人身上打转,盼着能有人出来镇一下场面。

丁老爷恍若未闻,依旧吃菜喝酒,四爷拉着二爷两人开始划拳,宜兰悄声向少言说:“有好戏看了。”被二夫人在腰上掐了一把。

八爷掏出一块帕子,抹完额头抹脖子,脸涨得通红,只说:“三娘,现在是五哥当家,忙里忙外一时照顾不到也是有的,我这就替五哥给您陪礼。”

少言皱眉,八爷这话明为安抚实为挑拨,他这么一说,听起来所有的不是都落在了五爷身上。━━━━━━━━━━━━━━━━━━━━━━━━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五爷放下酒杯,说道:“商号的东西上的都是公帐。别说三哥,就是我,在那里拿了东西也要付钱。难不成三娘一个不高兴,便要我改府里的规矩?”一双凤眼黝黑得不见底,盯住了三夫人。

三夫人脸色变了几变,要回嘴又不敢,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起身甩袖离开。

宜兰一拉少言袖子,两人轻手轻脚地离开了西院,留下一院子人在那里各怀心思。

馥郁似兰花香,绿叶红镶边,少言正细细品味新泡的大红袍,耳中听得宜兰说:“真是比台上的戏还要精彩!这哪里像个家,一盘散沙还夸奖了它。你看三娘,两个儿子不得重用,就天天乌眼鸡似地盯着,生怕谁把家产分走了。还有五娘七娘,日算夜算,能贪就贪,连下人的月钱也克扣了拿去放贷。再看那几个哥哥弟弟,哪有一点兄友弟恭,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你咬我一口,我拖你后腿。”长叹一声,意兴阑珊地卧在椅子上。

少言喝着茶,心中暗想,你看到的还不及万一呢,若把我所知道的都说出来,怕不吓死你。

估摸着老爷夫人们都散了,少言骑上马出门向林家客栈而去。

自那日一见,回来便遇上二爷的事,按五爷吩咐注意着二爷与四爷的动静,再加上府中大小事,端午的家宴,让少言分身乏术,一直抽不出时间找林文伦,今日偷得浮生半日闲,正可一偿宿愿。

到了林家客栈,立于门前,少言有些失神。熟悉的气味、人来人往,一样的热闹。

在午后的阳光里,少言仿佛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瘦弱少年,怀抱着蓝布包裹怯怯地走进客栈,对老板说:“可不可以给我份活计做。”

一直积极地活着,就算在丁家这个让他万分厌恶的泥沼里,他也很积极地活着。虽然丁老爷不把他当做儿子,虽然他也没有把丁老爷看做是父亲。虽然那些少爷不把他当兄弟,那些恶毒的、尖锐的谩骂,那些拐弯抹角、含义不明的嘲讽,面对这些,也不曾起过退缩的念头,他的人生是自己的。

但是,假如……只是假如,他不曾为了求药而去丁家,不曾答应五爷那个条件,不曾对五爷心有所属,现在他会怎么样?在做着什么?

细不可闻地叹口气,他终于还是走进了阔别七年的林家客栈。

迎面依然是那个齐胸高的红木柜台,林掌柜就曾坐在那里劈里啪拉地打着算盘。柜台旁是小门,林大娘就曾掀起了帘子喊道:“老头子,小兔崽子又跑哪去了?”现在,那些没灵性的桌子椅子还健在,那些会哭会笑活生生的人却再也回不来了。

一个小二扯开了笑脸迎上来打断了少言的惆怅,他扯下肩膀的毛巾快手快脚地擦了一个座,说道:“客官是要吃饭还是要住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