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花唇磨绳结,乳尖乱颤娇喘连连

2020-12-08 06:05:53云罗美文小说网
听到楚的声音,的身影缓缓转向——顾忙把脸缩到的胸前,不敢再抬头,不敢再瞟那个温柔的背影。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就掉下来了。楚石秀.她已经失去了站在他面前的勇气。顾,你把自己贱到什么程度了,一个爱~“婊子”,一个爱~“婊子”.*****

听到楚的声音,的身影缓缓转向——

顾忙把脸缩到的胸前,不敢再抬头,不敢再瞟那个温柔的背影。

眼泪终于忍不住了,就掉下来了。

楚石秀.

花唇磨绳结,乳尖乱颤娇喘连连

她已经失去了站在他面前的勇气。

顾,你把自己贱到什么程度了,一个爱~“婊子”,一个爱~“婊子”.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明亮的光线刺痛了~兴奋的眼皮,顾和在温暖的大床上滚了两圈才慢慢睁开眼睛。

这不是四合院里的小房间,却像是高档酒店的套房。对面的落地窗已经拉开,一个房间的阳光释放出来。

顾萧艾敲了敲疼得快要裂开的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很干净,甚至没有一件衣服盖住他的身体。战斗结束后,他的腿累了.

顾用一条白色的大被子紧紧地裹住了她的身体,并吃力地伸着胳膊去把衣服放在床尾的凳子上。

“休是谁?”

风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穿着一件灰色的『色』浴衣,显然是刚洗完澡,手里拿着一条『毛』毛巾给他擦头发,但他的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

男人最丢人的是,女人在身下呼吸,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第29节:叫另一个男人的名字(29)

花唇磨绳结,乳尖乱颤娇喘连连

男人最丢人的是,女人在身下呼吸,却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而她顾小艾,又一次成功地羞辱了他。

昨晚他激动地听到这个消息时,迫不及待地想掐死她。

休。

顾表情一呆,昨晚的一幕幕全都重现,褚时修,她多久没想到这个名字了,为什么想起来了,我的心.会这么痛苦。

她让他知道,这个休绝不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人。

“我问你,休是谁?”李觉峰扔掉了“毛”毛巾,水渍溅到了脸上。

“我怎么知道是谁?”顾抬起手擦去脸上的水渍,假装想相处,又把话题转了过来。“我知道帝海影视公司在你名下,你不会再起诉我吧?”

“顾萧艾。”李珏风俯下身来,尹稚盯着她,煞有介事地道,“休是谁?”

我们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吗?

顾萧艾明白这是不可能逃脱的,于是垂下眼睛,淡淡地说:“没见过的朋友.九年了。”

朋友?

她认为他是个傻瓜?

花唇磨绳结,乳尖乱颤娇喘连连

“顾!”李咬牙切齿,扔下“咣”的一声毛巾,把她摔倒在洁白柔软的床上,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他跪在她的双腿两侧,用可怕的眼神居高临下地盯着她。"没有女人会叫一个普通恋爱中的朋友的名字!"

除非.她想和她做的那个人是他,不是李。

想到这一层,李珏风的眼里充满了谋杀罪。

被子褪到腰间,她受尽屈辱,倒在床上。他短发上的水珠滴落下来,溅到了她的眼睛。天气很冷.

“顾萧艾!给我解释!”除非得到满意的答案,否则他不会罢休。

如果我没有清楚的知道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要不是书记调查,她身边也不会有熟悉的“性”。

他可能掐死了她!

顾被他的眼神吓到了,眼睛闪到了一边,半晌才憋出一句,“你喜欢花唇磨绳结糖醋鱼吗?我做的糖醋鱼好吃。”

糖醋鱼?

李觉风的火气被勾到了燃点,她低下头,咬了一口光秃秃的肩胛骨,狠狠咬了一口。

第30节:叫另一个男人的名字(30)

“痛苦……”顾痛得大叫起来,她娇嫩白皙的身体微微颤抖,但她试图扭动身体,却被他用蛮力抱住。

李珏的风肆无忌惮地刮着,没有松手。她伸出滚烫的舌头,轻轻舔了舔,让她更加颤抖。

“我喜欢的男人……”

顾萧艾受不了了,双手绞着身下的床单,颤抖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

半跪在她的身体上,李是在形状,她的牙齿松开了她的肩膀,她抬起头,直视她的眼睛。她的声音冷若冰霜。“你说什么?”

必须要问的是他。顾萧艾无奈地闭上眼睛,又说了一遍,“阿秀是我最喜欢的男人。”

“啪——”

乳尖乱颤娇喘连连 被狠狠甩了一记耳光。

顾躺在床上的小艾被打走了,嘴角一瞬间痛到麻木,难以置信地盯着男人,“你打我?”

这个男人完全没人“性”?扇她耳光?

“顾萧艾!你是我的女人,明码标价买的女人!别指望在你的身体和心里给我戴绿帽子!”

李师傅闷闷不乐地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地从她喉咙里咆哮出来。

暴君!

顾也来了气,一脸不满地盯着他。语气嘲笑地道。“你心里管得了什么人?李觉风,你幼稚吗?”

就是这种不屑的眼神,好像他是垃圾一样。

他幼稚?

他可以给她看一些更幼稚的东西。

李珏风突然俯下身吻了吻她的嘴唇,她的牙齿使劲咬着她的嘴唇。她一只手解开浴袍,“暴露”了她瘦弱的身体,一只手把点火装置推下她纤细的身体。

身体突然下沉,他没有做足够的前戏就进入了她。

“嗯.嗯……”顾疼得失去了知觉,嘴唇被他搅了一下。她连想叫都叫不出来,眼泪从眼眶里滑落。

她会记住这种屈辱一辈子。

她将永远记得对她施加的屈辱。

他刚一离开她的嘴唇,顾就抬起了身子,拿起枕头,试图打他的胸口,声音带着哭腔。“狗娘养的!滚出去!走开!无耻!往下~流!”

不要脸?往下~流?

如果那个休曼今天在这里,她就等不及了,是吗?

第三十一节没有女人会看上你(31)

“顾!”李觉峰退出了她的身体体,手上轻轻一用力,便将她从床上抓着坐起来。

一手蛮横地扣住她的后脑迫使她贴近自己,他的声音带着恐吓,“你给我听着,只有我让你滚的份!在我面前你敢再假清高,我就玩到你们杂志社倒闭!”

玩到杂志社倒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