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杰克逊是怎么死的,超级战神

2020-12-09 02:17:08云罗美文小说网
即使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也要从心理上鄙视他,隔膜他该不该!回到客厅,我觉得暖和的时候感觉好多了。这个盒子,在寒冷的天气里,落在桌子脚旁边的矮边上,不像刚才那么可恶了。她的大人大量捡了起来,继续打哑谜。电视上的节目一个接一个播放,

  即使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也要从心理上鄙视他,隔膜他该不该!

  回到客厅,我觉得暖和的时候感觉好多了。

  这个盒子,在寒冷的天气里,落在桌子脚旁边的矮边上,不像刚才那么可恶了。她的大人大量捡了起来,继续打哑谜。

  电视上的节目一个接一个播放,时钟不知不觉走到了下午四点半。突然,一阵折磨了她很久的轻微声响,终于打开了锁!

杰克逊是怎么死的,超级战神

  本该有成就感的文此时却不高兴了。如果有一天姜立想引起她的内疚,那么他成功了。

  文悻悻地打开盖子。十几年过去了,我恨死了我留给他的东西,甚至把那天定为小心眼的人,密码——,真的是天赋异禀!

  她救了他的命。她为什么不这么说?在危机时刻,有那么多温馨甜蜜的往事.为什么他没有记住好的,只是努力去记住她不好的!

  文气得把箱底掀开,翻了个身,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在沙发上。

  一条钥匙链倒挂在腿上,上面挂着一面小孩手掌大小的圆镜子。

  她停顿了一下,盯着它看了一会儿。她还记得镜子的背面是一个半边形的蝴蝶图案,最初是姜立放学去工艺品店时买的。

  文慢慢地把它捡起来。拿在手里很爽,有点粗糙,翻了一面,那时候飞舞的蝴蝶翅膀也不精致。过了这么多年,都淡了。

  姜对软糯米的离开似乎特别入耳。他说要一直带着镜子,就像带着她一样,永远不要分开。

  文微微笑了笑,他的目光因回忆而软化,只是一个笑容,就像他旁边茶几上的半醉啤酒,带着一丝苦涩中带着甜蜜。

  姜立确实有理由恨她。她答应他的事情很多都没有做,甚至连一开始看似被迫的消失都在她的算计之中。

杰克逊是怎么死的,超级战神

  明知道他短时间内不会回来,还是骗他说只走一段时间。一方面是怕他执意不肯跟别人走,另一个我没说的原因是她的自私。

  从活着的人的潜意识中构建一个世界,让执行者进入。这个世界虽然是虚拟的技术,但其实是真实的,所以后果会和现实紧密相关。

  文从来没有想过如果这次失败了该怎么办。尤其是和姜立在这个世界上生活了几年后,她再也无法平静地看待他可能无法入睡的事实。

  在虚拟世界拥有永生听起来不错。但文知道,如果知道,他绝不会那样。相对于所谓的永恒之魂,他真正想做的,是正视并正面击败江枫。她希望帮助姜立实现这个愿望。

  因为有那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连计划好的温度都不能确定他是否能及时回来。如果她错过了太多事件.

  文不愿意让忘记她。所以,她撒谎了。

  李江真的很听话,但是她太小心了,一刻也忘不了。文在盒子里看到了关于她的一切之后,就变成了浓浓的酸酸的爱。

  打开的小纸片里有一张发黄的卡片。文拿出来一看,是一张生日卡。

  “给我亲爱的宝贝孙子——姜立孩子的一份迟到的生日礼物,希望你会喜欢!爷爷祝你生日快乐!以后的每一天都会幸福快乐,健康成长!”

  文心里一动杰克逊是怎么死的,在一个摆满沙发的小地方翻出一个最像生日礼物的小盒子。

杰克逊是怎么死的,超级战神

  打开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文有些感慨。还好他一开始没抱多大希望,但也没太失望。其他的东西也没什么特别的,除了苏碧清给他买的那张据说是和尚特意请他开灯的玉牌,还有苏荷用过的一副眼镜。

  文也在里面找到了一颗纽扣。黑色款式简单,普通,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姜立会特意把它放进这个盒子里?

  仔细看了一下,不记得了,就放在一边了。

  过了这么短的时间,我把东西整理好,放回原位。快五点半了。文茹赶紧去烧水,提前准备做饭。菜单仍然是可选的方便面和荷包蛋.

  将混有水的不锈钢米盆放在炉子上,放火烧。她走到阳台,摸了摸下午晾的衣服。衬衫和小内衣裤是干的,牛仔裤和文胸还是有点潮。

  文很担心。最后,为了不惹恼姜立,我决定六点前离开家。

  她拿着内衣进屋,脱下姜立的棉t恤,暂时穿上衬衫和内衣,然后找了个吹风机狂吹牛仔裤和胸罩。

  磨刀不误砍柴。这边的水分是蒸腾的,另一边的表面都没问题。这个时候吃顿热饭还是很满足的。

  她一只手拿着筷子,另一只手拿着吹风机,开心地嚼掉了一半鸡蛋,糖心蛋黄慢慢地流到面条上。她简直觉得自己是个能读会写,完美到爆的勇敢女金刚!

  文美滋滋地拿了筷子和面条。他一抬头,就看到门开着。姜立站在门口,他纤细的手不停地推门.

  结束了。文嘴里叼着半根面条,傻傻地回头看了他一会儿。

  姜立从开始的惊讶到恢复平静,似乎这只是一瞬间。但她隐约觉得他的心情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平静。他的眼睛深邃而黑暗,黑暗的眼睛里有一股黑暗的涌动超级战神。

  吹风机还在嗡嗡作响,但是温暖的大脑因为太多乱七八糟的想法而陷入机器状态。

  她应该先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还是应该把裸露的胸部盖在透明的修身衬衫下面?要不要扔掉吹风机保护半透明的蕾丝裤子,包括下面裸露的两条白色长腿.还是借此机会大方展示自己的傲人身材,努力做到“对姜立诚实”,进一步携手共创美好明天?

  哦,原谅她在这么大的选择面前举棋不定!

  但很快,姜立帮她做了决定。

  “你要么光着身子出去,要么穿上衣服出去。你想选哪个?”在姜立平淡的语气中,有一点咬牙切齿的不稳定。

  “……”文决定穿衣服。

  当她赶紧穿上裤子的时候,好心提醒我:“其实你不用一直盯着我看,放心,我会很老实的,你说什么都行。”

  她的牛仔裤刚提到臀部,臀线圆润挺翘。裸露的‘裸露的白皮’衬着黑芽’丝带,格外诱人。姜立握着钥匙的手正要弯曲它,但她转过身,对他笑了笑,没有任何感觉.

  195.最后一篇的老板你好。

  “滚,现在!”姜立黑着平静的脸。

  紧贴着大腿的裤管凉嗖嗖的,文在这紧要关头所以不敢打什么坏主意,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缩得像只鹌鹑,贴着墙溜了出去。但是当他从旁边经过时,他扣住了手腕。

  “把钥匙给我。”姜立甚至没有看她,她的语气很冷。

  她的手掌紧紧扣住她的手腕,灵活而有力,所以文抬起眼睛,望着他冰冷的侧脸,很想感到后怕。

  “你伤害了我。”她的声音温柔到迷人。文在瞬间看着他,试图在他的MoMo脸上看到一丝丝隐藏的勉强。

  姜立沉默着,在寂静中可以听到他轻柔而稳定的呼吸声。良久,他突然笑了。

  下一秒,文后悔自己的大胆。

  手腕力量突然加大!文跌跌撞撞,被他拖到门口。脚上有几个尺码的拖鞋掉在一边,来不及捡起来。

  路过大厅时,姜立一手拽着她,一手拎起门边的高跟鞋,大步径直下楼。

  文这下是真的痛了,又气又恼,“,放手!我的手都快被你弄断了!”

  他把薄薄的嘴唇压成一条清凉的细线,从不从自己的牵挂中回头,手的力量丝毫不减。

  “姜立!”文不想显得太尴尬,但的粗鲁行为真的很伤人。

  她想反抗,但当她开口时,她说,“你想让我去哪里,至少让我先穿上鞋子,外面的地面太脏了,姜立,冷静点!门还没关,这附近治安不好……”

  姜立无动于衷。

  文此刻充满了自我厌恶。他不在乎小偷是否破门而入。她被这样对待过,现在还在担心。不是他老妈.

  赤脚在楼梯上又变脏了,水泥地板很凉,凉到渗透到心底。她认为他真的决心要把她赶出去。否则,也不会看到她这么狼狈一时半会儿不会停下来。

  文渐渐噤声,毫不客气地让把她拽下楼。

  “上车!”姜立冷声命令。

  她勉强笑了笑,没动:“你带我去哪里?”

  他走近,低头看着她,黑色的眼睛深邃而锐利,带着淡淡的戾气:“你不想跟着我吗?我给你一个机会。上车,或者交出钥匙,离开我的视线。你选择。”

  她真的有选择吗?他眼角的余光瞥见了路灯下的黑色汽车。文没有说什么,直接打开车门,跳进了副驾驶的座位。

  她不能拒绝,拒绝了就输了。

  文就这样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他坐在驾驶座上,砰的一声关上门,然后把鞋子扔进怀里。

  精致的高跟鞋撞到了她的手,掉进了车厢。文吸了一口,抽了几张纸,勉强擦了擦脚,弯腰捡起来,慢慢地穿上,忽然有点心酸。他可能真的是她命中的克星,以至于她宁愿被他的自尊心践踏,赌那个机会。

  车子飞快地甩出小区,车子无声地沉了下去。

  目不斜视地望着前方,文默默地望着窗外。到了晚上,风景就过去了,穿过街区,酒吧,餐馆,渐渐的出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