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罗美文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宅斗小说

肚子里被灌满了高H,破了温柔女班长的处

2020-12-09 06:50:09云罗美文小说网
左话很少,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一路沉默,她高跟鞋的声音,还有他走下台阶时自发伸出的手腕。“我在这里。”“嗯。”左停下来,见她想脱下大衣,就停下来。“穿回去。”“好。”清若乖乖停止动作点头回答。“回去。”

左话很少,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说的,只是一路沉默,她高跟鞋的声音,还有他走下台阶时自发伸出的手腕。

“我在这里。”

“嗯。”左停下来,见她想脱下大衣,就停下来。“穿回去。”

“好。”清若乖乖停止动作点头回答。

肚子里被灌满了高H,破了温柔女班长的处

“回去。”

左程艳看着青失踪,才转身离去。

还早。回到左宅,左有没睡。他在书房里和自己下棋。

左敲了敲门。

“请进。”左有声音柔和冰冷,带着一点成熟。

左盛宴推门,左右从椅子上坐直。“父亲。”

“嗯。”左在他对面坐下,看了一眼棋盘,接过的盒子。丢一个字,“左有。”

“嘿。”

“如果你的徐老师在你小学毕业后成为你的母亲,你有什么看法?”

左佑抬头看着左程艳,眼里满是惊喜,惊喜和不可置信。

“真的?”他张着大嘴,问话的声音有点颤抖。

肚子里被灌满了高H,破了温柔女班长的处

左盛宴敲了敲棋盘,左佑的心又回到棋盘上,抓了抓头发,丢下一句话。他迫不及待地问左盛宴:“爸爸,真的吗?”再想想,“可是我下学期才上一年级,那不是五年后吗?”

左承彦点点头,“五年后。你能保证五年后你现在的决定不会被反对吗?”

左佑看着他丢下一个白子,白子立刻吃掉了他很多棋子。左抬起手,把黑子按在棋盘上,手掌放在盒子上,黑子在哗哗的响声中回到了棋盘上。

左佑轻肚子里被灌满了高H轻叹了口气,屏息仔细看着棋盘,落地后点了点头。“我不会后悔的。”

左抬头看他,倒了下去。“好的。”

大概是五年后左程艳的那句话,左佑现在对大清的亲昵更加肆无忌惮了,大清也对他宠坏了。左佑向来有分寸。偶尔他调皮不听话的时候,青会骂他,有时候会打他两次。

每次我被甩了,我都很高兴给他糖。

左、和清若留在家长会。每次家长会后,左佑和左最后都留了下来。她锁门后,两个‘男人’把她一起送到住宿区门口。

清若之后,她很少去参加一些聚餐,偶尔会和亲戚去一段时间。左来接人,然后送她回学校。

清若的表姐带着三岁的儿子出去逛街,表姐的姐夫去外地谈生意。没有人陪她带孩子。清若和表妹去逛街。

如果小家伙粘粘的,他就不会在她怀里动,一直抱着亲。

买了很多东西,两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在咖啡店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表哥伸手去抱儿子,小家伙却一把抓住清若的胳膊,扭过头去不看妈妈,显然是拒绝了。

肚子里被灌满了高H,破了温柔女班长的处

若卿失了心,表妹伸手捏儿子屁股。“你这个坏孩子,看到漂破了温柔女班长的处亮的月经就不要妈妈了。”

清若伸手挡住了堂哥的‘咸猪蹄’。“好了,别跟他闹了。”

表哥嘟起了嘴。“一路抱着臭小子,脚疼吗?”

清若摇摇头,指了指今天穿的平底鞋。“不疼。”

“对,对,你有最好的童年。”表哥总结了一下。说到孩子,我突然想起了左。“你和左现在说什么,都多少年了?”

表哥的语气很不礼貌。起初,左盛宴很恭敬,后来就变得随便了,现在就更不礼貌了。毕竟如果大清有这样的条件,要不是左程艳“占着茅坑不拉屎”,按她表姐的说法,她早就跑了,早就给大清找到了一个完美的丈夫和儿子。

现在五年过去了,左快要死了。他不放人,也不表态,真的让表弟很恼火。

青柔若一笑,“你怎么能说?就这样。”

表哥看到这个样子,会生气的。她恨铁不成钢。她伸出手臂教她,“我说的不是你,你是帮人家免费带儿子,你是免费保姆。”

若卿笑了,他抱着小包子玩,没接话。

表姐叹了口气,“这一天杀了左~”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那些人提到左抖索的样子了。这个人的心是石头。

说曹操,曹操到,刚说到左,表哥看见左的标志性轿车停在了路边,顿时变得暴躁起来。“诺,那石头来了。”

若青转头看过去,左刚打开车门,下了车。她笑得眉眼弯成月牙形。左穿着一身军装,好像是直接从军中走出来的。她透过玻璃看到怀里的孩子在微笑,冰冷的眉眼很温和。

他从门进来,朝这边走。一路迎接他的服务员都压低了声音。黑色的靴子在木地板上又脆又重。

表哥翻了个白眼,语气特别差。“嘿~左将军来了~”

清若抬起手,拍了拍表妹,但还是温柔地笑了。他抬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左还没说话。我不知道她怀里的那个小包子是跟他妈妈对左程艳的仇恨有关,还是被左程艳全身冰冷的气息吓到了。她拿着清若的旗袍,突然泪流满面。

清若突然心疼的皱了皱眉头,抱着他抱起来哄宝宝。

左心疼地看着她蹙着眉头,被她温柔的哄得团团转。

我表哥很担心她的儿子,但如果她很着急,她会完成的。当她看到左尴尬的脸在对面,她突然冷笑道。当她走近左,她的话很冷。“再过两年,如果变成老姑娘,不知道还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

左突然转过头来看她,眼神冰冷,压在心里的那种压迫感像是在笑。

表哥有些害怕,但还是气鼓鼓地和左承彦对视,一字一句地问道,“我错了吗?左将军,你还想耽误我们几年,让她给你当几年免费保姆。”

**

我的心是石头。

我知道。

-[黑盒]

第71章左(4)

若卿哄着小包子,她表妹不喜欢左。她抱着儿子跟青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路过左的不由得一声冷哼。

清爇在表妹面前取下几个咖啡杯。“你想喝点什么?”转身招呼服务员。

左盛宴抬起手,停止了她的动作。她的眉毛之间仍然有一种冷漠,她的话是干的。“婚礼将在八月举行。”

左看着他明明白白的眼睛,下意识地想把目光移开,定了定神。因为他的羞耻,他的表情更加严肃。他显然想征求她的意见,但这更像是对下属的命令。“你有什么看法?”

清爇笑着摇摇头,端起桌上的水杯喝了口水。她靠在椅子上。她的动作优雅而舒展。左看着她紧绷的背,放松了一点。清爇抬起手,拍了拍他放在腿上的手。甚至他的手背都很紧。“你决定就好。”

“嗯。”左闭上了眼睛。“军事部门还有事情。我会送你回去的。”

“好。”若青站起来,接过椅子边的袋子,他在一旁等着,等她整理好裙子,然后伸出双臂让她带着两人才出去。

到了出纳室,左盛宴还没动,门口的服务员已经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这位女士刚刚付钱了。”

左承彦抿唇没说话,清楚如果这两年表哥对他的看法不是一般的大,有这样明显的不想给他面子的举动是正常的。

若卿搭在手腕上,轻轻捏了一下,从侧面看了一下,使它柔软温顺。

左摇摇头,示意没事,拉着她出去了。

七月是左有小学毕业季。左友期待已久。每天早上,房间里的日历本都以虔诚的姿态被撕掉,表明离毕业又近了一天。

然而,学校在6月份被迫停课。

战争形式严重,学校没有能力保证学生的安全,甚至没有相对安全的环境。小学生没有自我保护能力,只能暂时停课应对。

若卿被左收留,便离家出走。

金城去接她,车子第一次进入学校,直接停在住宿区门口。

-